經濟部過去曾頒布行動台灣應用推動計畫(即M台灣計畫),希望藉由與國際大廠密切合作,建立我國通訊技術完整的產業鏈,包括關鍵零組件、基地台設備、測試設備及用戶端設備,再搭配相關通訊業務特許執照的發放,將該技術及早運用於我國,以便在相關技術的開發與應用上取得先機,獲取更高的創新利潤。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為配合此項產業政策,規劃並釋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WBA)執照,南、北兩區共六張。WBA業者在2010年第一季前後陸續開台,提供無線寬頻上網服務。依據行動寬頻產業促進會的統計,累計至2011年11月,用戶總數僅13.1萬戶,可以說是尚處於萬事起頭難的階段。

總結過去兩年推動的經驗,WBA在我國的發展明顯面臨諸多困境:分區各家業者規模受限,同區多家經營建設,多區頻段皆使用相同技術,重複投資;須建置達該區70%人口涵蓋率始得開台提供服務;基地台建設困難,主管機關未落實不對稱管制,新進業者無法與現有業者共站共構。雪上加霜的是,在特許執照發放之後,交通部才通知C頻段業者該段頻率嚴重干擾日本衛星,要求業者與日本代表協商。歷經不下13次與日方協商會議,均未見具體協商結果與解決方案(例如釋出週邊頻段作為補償),嚴重造成該頻段業者系統網路建設時程延遲、基地台天線設置方位角之局限,增加網路建設難度,並減損訊號涵蓋之範圍及品質。再加上近來政府不斷釋出即將發放LTE或4G執照訊息等不確定因素,影響國內、外設備廠商投入研發及生產核心網路設備、基地台及手機、筆電等終端設備的意願,WBA產業的處境可謂是烏雲罩頂。

相較於韓國WBA的成功經驗,我們不願在此以事後諸葛評論當初規劃WBA特許執照的利弊得失,而是希望政府正視WBA產業發展的困境並提出解決方案,以免該產業重蹈數位式低功率無線電話(CT2)失敗的覆轍,同時更期盼針對不同行動通訊業者,制定不同行動通訊業務管理規則,向前邁出第一步。

從最小處言,通傳會應對WBA基地台設置程序鬆綁,俾利其網路的普及與健全。其次,目前全國分區由六家小業者經營的局面必須改弦更張,儘速修改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不再南北分區,並簡化業者合併的程序,甚至應提供其併購整合的誘因,擴大其經營規模,強化其競爭體質。

最重要的是,政府在頻譜特許執照相關政策的規劃上,應注意其前後的一致性與搭配性。因為產業之發展固然取決於市場,但是特許業務市場的發展,往往受到政府後續釋出頻譜特許執照政策的強烈影響。具體而言,政府發放供LTE或4G使用的頻譜執照時,應優先考慮如何與現有的行動通訊產業結合,而不是盲目增加業者的家數。就技術角度而言,最適合LTE或4G的頻譜,應在於700MHz、900MHz,其次是WBA業者使用的2.6GHz(尚保留100MHz)。但是目前700MHz仍由國防部使用中,需要時間清理,並且需要編列龐大預算,以重新購置軍方通訊建置設備;而900MHz則為2G業者使用,並經主管機關同意延照至2017年。放眼望去,政府可利用、最具經濟效益且最適合LTE或4G技術的頻譜,就是WBA業者使用中的2.6GHz。

既然如此,WBA業者使用之技術又未受到任何限定(依據通訊傳播基本法及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的技術中立原則),其現在雖然採用市場主流主導技術WiMAX,但是在通信技術或設備廠商逐漸轉換LTE或4G為技術後,亦非不得轉換採用LTE或4G技術。因此考慮WBA業者業已投入相當人力物力於基礎建設,擁有頻段又可轉換供LTE或4G技術使用,通傳會應修改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拿掉「接取」的帽子,使業者可以轉型為全面的行動通信業者,提供更完整的行動通信服務。如此政府也不需另外花費大筆預算更換軍方通訊設備,或急於收回2G頻段,影響消費使用者權益。

要言之,跨越分割的管理規則,將以往細分的行動通訊業務匯流,不僅是WBA產業的出路,也是其他行動通訊產業數位匯流的唯一選擇。

#特許執照 #無線寬頻接取 #頻段 #LTE #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