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祖宜三年前以《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寫下自己如何放棄人類學研究而走上做菜之路,並記錄廚師百態,風靡了飲食界和文化圈。她也於新作《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其實,大家都想做菜」》,分享自己四處移居至紐約、西雅圖、香港、上海的生活,如何影響她理解各地的飲食,並從飲食看到文化差異。

莊祖宜在美國攻讀博士的漫長學術生活中,驚覺買菜煮飯竟為舒壓良方,開始學習專業烹飪課程,竟因此轉了行。○七年尾隨外交官夫婿回到香港後,開始從飯店廚師學徒做起,同時經營「廚房裡的人類學家」部落格。部落格文章集結出版成這兩本書。

莊祖宜在《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其實,大家都想做菜」》中,細數香港灣仔買菜的街市風情、感嘆刈包竟是紐約廚師的拿手創作、思索如何將台灣小吃融入西式餐點的創意妙想,獲得作家蔡珠兒盛讚「有料、有趣、有味、有人,而且有觀點,是食物書寫(food writing)的夢幻文體。」

「我們視為的香菜,卻是中南美人眼中的臭蟲。」莊祖宜在〈從香菜談挑食〉文中,談到香菜的英文Coriander竟來自古希臘文的床上臭蟲,也讓她終於了解為何身邊西方朋友對香菜嚴重的反感。

除了中西方因文化背景看待飲食產生差異,她也痛心台灣東港黑鮪魚濫捕幾至絕跡。她直言,受到義大利慢食運動影響,發現享受美食不是單純的享樂,而讓她開始關心食材的來源與過程,包括是否剝削勞工、關切農業發展,應該透過書寫食物做些對這社會有所貢獻的事情。

「美食並不是墮落的事情。或許是因為我有著社會學科背景的訓練,總覺得要為世界做點什麼事。」

她在昨天的讀者見面會中,現場示範在上海時與家裡清掃的阿姨學了「寧波鍋燒洋芋」,也談到跟這位阿姨交換廚藝之前,總被阿姨嫌棄做菜方式太「噁心」、調味也不道地。最後她研發出新的「寧波鍋燒洋芋」,讓阿姨驚豔。她也分享成為母親的過程改變自己的味覺,她訓練兒子半歲吃辣、十一個月喝酒的逗趣過程。

#事情 #廚師 #做菜 #書寫 #香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