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虐童案層出不窮,社工甘苦誰人知?雲林家扶中心主任廖志文表示,社工除了是心靈捕手,輔導個案心理外,還得是運動健將,才能防狗追;精算師教個案理財;也是老師,幫孩子課輔;並得當個案「娘家」,隨時敞開雙臂迎接受傷或功成名就的孩子回來。

雲林外配、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等社經弱勢族群名列全國前茅,社服業務沉重繁雜,各社團機構社工員流動率高。雲林家扶中心卻有資歷久達十幾年的「長工」,無怨無悔地陪伴弱勢個案度過十數寒暑。

最資深的社工督導張玉璇像王寶釧苦守早療業務十八年,從待字閨中到成為兩個孩子的媽,即使大腹便便仍舊衝衝衝,笑稱白天是社工員,晚上是保育員。其實,她投注在早療兒的精神和時間比自己的寶寶還多。

曾為了讓一位憂心的母親笑,花了她三年時間,還得教個案審時度勢理財,精算所需。戲稱有十八塊超級彈簧床的耐受力,一年經歷積累一塊,永不向困境妥協。

十七年全心全意投入的社工生涯,讓陳品儒、蔡玉萍蹉跎了青春,誤了終身大事,卻仍樂在其中。企管系畢業的品儒跌破眾親友眼鏡,因非社工本科,不少友人料定她會是社工界逃兵,沒想到她一做,成了士官長,迄今還是熱忱滿懷。

蔡玉萍記得初入行首次家訪就被狗追,還好她腳程快。卅八歲的她,已經晉升為「阿嬤」。因為她輔導的許多孩子都已成家立業,時常帶著「孫子」回「娘家」看她,大家都說她是「少年嬤」。

「我的眼淚都快哭乾了」,負責寄養業務的林珊宇,常常面對生離,孩子離開原生爸媽哭,離開寄養爸媽也哭,十三年來,即使過盡千帆,離愁依然濃得化不開,她說,見不得小孩淚眼汪汪,孩子哭,她必陪著掉淚。

#社工 #理財 #早療 #誤了終身大事 #蔡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