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中寬頻公司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案送進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已經超過16個月,遲遲未能做成處理決定,已經違反「行政程序法」關於政府審查人民申請案件期限的規定。NCC本週三終於開會審理該案,結果不僅沒有獲致准駁決議,反而屈從少數媒體及民間團體的壓力,決定5月間再辦一場公聽會,並要求旺中集團負責人蔡衍明必須出席說明。NCC不能謹守依法行政原則,斲傷獨立行使職權的基本精神,坐令攸關民眾巨大權益的申請案件漫無節制地拖延不決,無怪乎當事人旺中寬頻發表聲明,期盼NCC承諾比照大富案在公聽會後兩週內做出准或駁之決議,則在此前提下,蔡衍明願意親自出席公聽會。

「行政程序法」第51條明定行政機關對於人民依法規申請之案件,其處理期間原則訂為二個月;未能於二個月期間內處理終結者,得於二個月之限度內延長之,但以一次為限。這項由立法院通過的法律規定,目的在於防止各個政府機關行政怠惰,保障人民應有合法之權利。過去曾有行政部會採取要求當事人補件的作法,重新計算起始日,但再如何拖延,也不致於永無止境地延長。

旺中寬頻為了併購中嘉,於民國99年12月27日依法將申請核准案送進NCC,到現在已經超過1年4個月。與其他類似申請案件比較,當年外國私募基金MBK入主中嘉,NCC只花三個月審理即予核准;至於大富媒體併購凱擘案,起先因為申請主體涉及違反法律禁止的黨政軍持股問題而受到延遲,但經改正其投資架構後,亦僅審理三個多月即予核准。相較之下,旺中案迄今懸而未決,不僅非常不合理,更凸顯NCC的行政怠惰,已構成違反「行政程序法」關於處理期限的規定。

旺中公司將申請案送抵NCC以後,完全配合該機關行政單位的要求,一再針對提出的疑問詳加說明;去年9月及10月間,NCC並已針對本案分別召開聽證會與公聽會。照道理說,NCC處理本案需要了解的相關資訊,或判斷是否准駁時可能存在的各種疑慮,都應該已經得到充分的釐清。惟不可思議的是,NCC居然坐視時間一天一天流逝,完全不顧當事人權益上蒙受的損失,始終未對這項申請案做成裁定。

究竟NCC在顧慮什麼?說穿了,無非就是因為社會上出現部分學者及少數民間團體質疑言論集中度及媒體壟斷的聲音。在一個民主自由國家,不同意見的存在本來就是正常現象,但並非所有「異見」均屬正確,最後有賴主管機關掌握實情、詳剖細析,並依法、依理、依情做出最適切的裁決。事實上,就言論集中度而言,台灣各種型態的媒體,包括報紙、雜誌、電視、網路等,早已充斥各類立場歧異的意見,閱聽者也早就習以為常,豈有可能因為這項購併案而改變?再就所謂媒體壟斷而言,旺中集團在各種媒體市場的占有率明顯偏低,競爭法主管機關公平會去年4月也已裁決本案「結合後之整體經濟利益大於限制競爭的不利益」,從而以附負擔的方式加以通過,NCC實無理由再作不同認定。至於有關大股東接受華盛頓郵報表達的看法,當事人已再三澄清遭到斷章取義,NCC在缺乏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卻將股東的言論及政治立場納入其投資案件予以嚴格審查,就民主法治國家的標準而論,無疑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面對外界所提各種不同的意見,NCC本應參照申請人陳述的辯解理由,再經委員會議詳盡討論,最後由各個委員本於獨立判斷的精神,依多數決做成准或駁的裁定。但NCC耗用16個月以上時間,始終不願負責任地做成決議,完全不顧這樣的行政怠惰,已經造成嚴重的損失:就當事人而言,由於NCC延宕審理,投資人依照合約必須支付賣方MBK的金額因此增加約新台幣一百億元,更有可能因超過約定期限致使合約終止;另由整體社會角度來看,本案因為NCC的一再拖延,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原本預定經營權確定後展開的數位化建設,已經隨之延緩下來,因此而影響眾多收視戶早日享受高品質影音內容的權益。

當年NCC之所以設立並廣受社會期待,各界除了希望其能發揮有效辦理通訊傳播管理事項、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等功能外,面對數位匯流時代來臨,更期盼得以全力帶動我國通訊傳播產業的健全與蓬勃發展。旺中併購中嘉案代表國內投資人將光纖網路「最後一哩」的所有權由外商手中取回,本著永續經營的理念,必然有助於台灣數位建設的推展。NCC應該權衡利弊得失,本於主管權責,早日就本案做成裁定才是。

#處理 #做成 #NCC #本案 #媒體 #旺中 #申請 #中嘉 #申請案 #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