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台森小檔案
朱台森小檔案

國內營造業的規模比較小,且市場都侷限於本島市場,加上近幾年公共工程預算萎縮,毛利都在3-5%;所以,營造廠本身就要透過物料成本降低,提高人力貢獻度、盡量跟同業企業聯盟,減少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和協力廠商縱深的策略聯盟等方式,才能取得固定的利潤及永續經營的基礎。

過去,台灣的營造廠在政府援外政策之下,還有海外市場可去,諸如新亞建到印尼建水利工程、榮工處赴沙烏地阿拉伯開路建橋等。

不過,隨著台灣在國際邦交國日漸減少,營造廠到海外打天下的機會越來越少,加上政府的支持度及金融機構的保證不足,因此,國內營造業的規模及商機市場越來越縮小。

另外,兩稅合一之後,政府對人民的稅收越來越少,稅收不足,讓公共建設預算逐漸萎縮,依統計,十多年前,公共建設預算金額還占GDP的8、9%,近二、三年,占GDP的比例只剩2、3%。

公共工程預算少,營造廠為顧及基本的營運及運作,所以不得不把利潤降低來搶標,這也使得營造業的平均利潤從過去的還可溫飽,到現在只剩3、5%,且營造廠一有閃失,就會虧錢。

先天條件不足,營造廠只有靠自己的努力來讓後天的營運環境改善;新亞建設總經理朱台森認為,以他在營造業及新亞建已超過37年的經驗,現在營造廠的經營條件,必須能掌握全球原物料價格的趨勢,參酌國內的市場機制,透過精確的營造管理,降低物料成本,才能讓營造廠有利潤可賺。

除此之外,也要做到把人力貢獻度量化;每一個員工都有基本的貢獻度標準,透過這個制度讓人力最精簡,讓人力成本最低、效率最高。另一個獲利策略,就是盡量進行同業間的「企業聯盟」;一個工程,結合營造同業組成一個Team,共同投標、承攬工程。一家營造廠承攬一件工程,所要投資的機具設備、工程器具等的固定資本支出及費用,可能要非常多,如果能有二家營造廠共同分擔,一起使用,share一些費用,這樣,營造廠的營造成本就可降低許多。

除此之外,每個大型營造廠都有下包、合作協力廠商,為降低成本及增加市場競爭性及穩定度,朱台森也表示,必須長期和這些協力廠商培養共同作戰感情,同時,和這些協力廠從縱深型的角度,建立策略聯盟關係;大型營造廠以工程款付現、協助低利融資等財務及管理面來支持協力廠商,產生共榮共存鏈,不僅可讓工程品質穩定、維持營造廠信譽,更可讓施工成本降低。

朱台森說,營造業真的只是政府公共工程執行的代工者,一定要錙銖必較、事事精算,才能有些微利潤。

不過,在國內營造業經營日益艱困下,朱台森強調,全球化,政府一定要幫營造業走出去;為什麼要政府幫呢?因為,現在國際營造市場競爭,講求的是實力,「營造廠不是喊走出去就能出去的!」政府要先走出去,也就是在WTO的架構下,不停的和世界各區域、經濟體,進行投資保證協定、財稅優惠、貨幣清算制度等雙邊承認,透過ECFA、TIFA等機制的達成協議,營造廠才有機會走出去。

另外,金融機構也必須全力支持營造業做保證;朱台森表示,營造業赴海外市場爭取工程,牽涉非常廣,諸如信用狀保證、履約保證、回存實質擔保等財務上的問題,都需要金融機構的支持及背書,現在,台灣的金融機構尚未國際化,許多保證、清算制度還要透過第三地,真的是門檻重重,有待努力。

其實,在政府財務、稅收未改善,公共工程投資不增加下,朱台森對台灣整個營造業的前景是滿憂慮的!也認為,除了營造廠本身要自救,透過各項的營造管理及策略聯盟方法來提升營造業的實力及獲利空間外,政府也應該做一些動作及制定一些政策來扶植幫助營造產業。

多角化經營,是營造業自救的方式之一;現在許多營造廠從營造兼做建築開發,進入房地產市場,增加土地開發、行銷及物業管理領域,就是希望賺到毛利率每每超過30%的房地產大餅,以讓毛利率只有3、5%的營造事業,創造更多生存空間。

營造業是一個國家所有基本建設鏈的一環,並是不可缺的成員;政府現在對營造業,只有罰沒有獎勵,營造廠只要做錯一件,不管先前多優質,動輒停權、罰錢,營造廠在國內的產業經營環境,根本就是弱勢。

朱台森認為,政府為發展產業升級、精緻化及深層化,對台灣產業有產業創新升級條例,現在,對營造業也應該有一項營造業創新條例,以鼓勵代替處罰,更可提供優良營造廠減稅、貸款等各項優惠,鼓勵營造業好、要更好。

另外,朱台森也建議政府,為幫助營造業開拓海外市場,現在金援一些海外國家或區域時,應該重啟以營造廠到當地興橋造路的方式援外,這樣,除了可透過政府的力量,幫營造廠開拓一些海外市場,也可藉市場推銷台灣的產品,如工程物料、建材等,讓台灣產品隨營造業形成一個供應鏈,鼓勵MIT走出去。

#營造廠 #營造 #降低 #朱台森 #營造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