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NCC的成立宗旨,是為因應全球數位匯流產業發展及監理革新趨勢而成立,並且以「通訊傳播基本法」與「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做為行使職權的依據;而「通訊傳播基本法」第一條開宗明義「為因應數位匯流,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國民權利,保障消費者利益,提升多元文化」,特制定本法。

換言之,NCC除了要維護大多數消費者的權益、維持通訊傳播產業的市場秩序,還要促進整體通訊傳播產業的健全發展,也就是法律賦予它肩負促進產業發展的職責。

2010年11月,當時NCC審議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兄弟所成立之大富媒體併購凱擘案時,NCC發言人陳正倉明確表達了NCC審查併購案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根據「通訊傳播基本法」第1條規定為原則,同時在大富提出的營運計畫,清楚說明大富媒體未來在投資數位化具體時程與投資金額後,NCC以15項承諾同意該合併案。

旺中案前年12月送交NCC審議至今,經過1年4個月,創下歷次有線電視併購案、耗時最久的審議案,這期間,因3位委員迴避審議,加上部份媒體及學者操作,將旺中併購中嘉案導向言論集中度及媒體集中度議題,使得審議案完全失焦。

如果從2010年年底通過審核案的大富媒體併購凱擘案,審議的方向主要聚焦在有無違反黨政軍議題、數位化推動進度以及相關產業發展方向來看,旺中併購中嘉案也應該是以「通訊傳播基本法」第一條為審議原則,促進消費者權益以及有線電視產業發展方向作為審議主軸、NCC委員依法才能有所本、並且站得住腳,可惜的是,NCC後來因為各路人馬頻頻出招,而亂了方寸。

因為NCC對於中嘉案遲未作出決定,中嘉處於股權異動的審查期間、必須儘可能維持現狀,中嘉目前大股東安博凱基金共同創始人暨大中華區主管合夥人龔國權直言,中嘉因為本案冗長的審查而無法更積極地參與產業競爭,並且因為NCC對於中嘉案遲未作出決定,已經嚴重影響外國投資人對投資台灣的信心。

旺中併購中嘉案,本屬於數位匯流下常見的跨媒體平台結合案,之前公平會、投審會及NCC審議相關併購案時,都以無異議或附帶條件過關,卻由於多位NCC委員將在7月1日卸任而讓該做的工作被一拖再拖,對於行政院賦予NCC委員獨立行使職權及合議制的功能,現任委員不應、也不該丟給下屆委員,應在交棒前有所作為才是。

#NCC #旺中 #通訊傳播基本法 #中嘉 #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