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割地賠款」的購電合約一簽二十五年,油電雙漲引爆民怨後,經濟部要求合約非改不可,不能再損及全民利益;然而,台電「侵門踏戶」把核廢料放在蘭嶼長達三十年,原能會對於台電嚴重違約延宕卻只能處分了事,簡直是把達悟族人視為三等公民。政府長期放任台電為所欲為,如今只在民意壓力下修改購電合約,對於影響生命安全的核廢問題卻仍姑息縱容,兩相對照實已形成莫大反差。

身為國營事業,台電必須長期配合政府政策,從各項電價補貼到選舉考量凍漲,台電對於大幅虧損因而備感委屈,這點外界不難理解。不過,台電若要徹底改革,不應只處理帳面上的績效問題,必須連同背後長期形塑的心態問題一併改革。

先來談績效。光是去年,台電向獨立民營電廠與汽電共生業者購買四八二億度電,占台電總供電量二成三,其中向九家獨立民營電廠收購電費共一一八一億元,這九家民營電廠因而從國庫賺走高達一一三億元;打個比方,財政部大張旗鼓準備徵收的證所稅,預估一年也是增加百億元左右稅收,如果台電購電合約不修改,每年證所稅的國庫收入等於左手進右手出,轉眼全都給了民營電廠。

台電之所以如此「割地賠款」,除了複雜的發電與購電技術問題,很大一部分原因顯然出在「不是用自己的錢」心態,才會一簽就是二十五年,而且給予民營電廠利用尖峰時間發電(此時段購電價格較貴)以賺取價差的不合理暴利。連台電主管都坦承,民營電廠業者的合理利潤應是十%,但目前業者的平均利潤卻已超過十五%,可見台電簽下的合約極度偏向業者利益而非全民利益。

台電的心態問題不僅導致購電成本大幅提高,更重要的是,連攸關生命安全的蘭嶼核廢料問題,台電也是「能騙就騙、一拖再拖」,才會導致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一拖就是十五年。

原能會官員日前指出,台電原訂在民國八十五年選定最終處置場址,並在九十一年建造完成;後來規畫在民國一百年底選定場址,日前再度修訂選址時程,「連原能會都數不清這次是第幾次延後」。至於台電的最新規畫是:民國一○五年選定場址、一一○年完工啟用;依此推估,蘭嶼貯存場的十萬桶核廢料,最快必須等到民國一一四年才能全部搬離。

這真是相當諷刺的對照:台電與民營電廠業者的二十五年合約,已經面臨經濟部要求「非修不可」的強大壓力,經濟部甚至揚言,若業者不願配合「不排除上法院」;但台電蘭嶼貯存場的土地租約明明已經到期,台電與經濟部、原能會卻可以視而不見無限期延宕,連台電最新宣稱的民國一一四年時間表,恐怕也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台電早就應該改革,而且必須從心態改起。修改不合理的購電合約,只是平息民怨的第一步,還有很多帳面數字之外的嚴重問題必須認真、誠懇面對;如何解除達悟族人對於蘭嶼核廢料疑似外洩的疑慮,並以最大努力盡速遷離核廢料,才是考驗台電是否已經脫胎換骨、浴火重生的關鍵。

#民國 #核廢料 #合約 #購電 #民營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