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人神鼓創團即將廿五年,創辦人劉若瑀卻宣布明年起劇團暫停創作三年,停下來思考未來的路。她坦言,優人神鼓近年發展得很快,人力組織完整,也不乏國內外演出機會。「但每個人都好累好忙,我沒時間跟團員好好工作,究竟優人神鼓要以什麼樣的面貌繼續存在?我不要糊裡糊塗走下去。」

長年的創作壓力與行政庶務,讓劉若瑀的身體亮起紅燈,五十五歲的她去年底因心肌梗塞送醫。她日前到印度旅行沉澱,回來後痛下決心,「我不能等到爛到不能挽救而枯竭結束,我要趁現在還有力氣做事,停下來想,讓劇團往正確的路走。」

而未來三年,優人神鼓不會發表新作,也不申請公部門的扶植補助,為了負擔團員生計,將以接受邀演、教學等方式維持。

優人神鼓是台灣具代表性的劇團之一,國內外演出獲得好評,但光彩背後的辛苦不足為外人道。劇團演員、行政人員以及文化藝術基金會、表演藝術班的人力,劉若瑀肩負六十位全職人員的生計。雖然邀演不斷,也獲文建會的扶植團隊補助,但扣除人事管銷、製作經費,仍然撐得辛苦,二○一○年還一度虧損。

劉若瑀表示,苦撐同時,由於申請文建會補助,必須年年推出新作以交待,創作品質出現問題。劉若瑀自我檢討:「像我們雲腳回來後的《空林山風》,其實沒太多時間整理就變成了演出,又像《時間之外》,我也知道問題很多,但我無力修正。」

她說:「一個作品,我跟團員真正工作的時間加起來只有十八天,我淌淚淌血啊!」

台灣近代的表演藝術史,其實不乏以時間換取長遠經營能量的團隊案例。雲門舞集曾在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一年暫停營運,當時創辦人林懷民提出的理由包括財務問題與表演藝術市場的困境。此外,當代傳奇劇場也曾在一九九八年至二○○○年暫停。

劉若瑀說,自己投身表演藝術卅年,從創作、培訓人才到打造山上劇場,「我沒有一步做錯。」

她認為,優人曝露出台灣整體文化環境的問題,文化部掛牌在即,她認為文化部未來應拋棄雨露均霑的補助方式,文化部不該只是「被要錢的單位」,更重要的在於環境的改善,要看見問題、提出策略。「一朵盛開的花,若不知如何接上、維持,就只能等著凋謝。」

#新作 #表演藝術 #劉若瑀 #創作 #辛苦 #劇團 #暫停 #補助 #時間 #優人神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