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吳念真。(陳麒全攝)
▲主持人吳念真。(陳麒全攝)

一六八九年,日本詩人松尾芭蕉遊山涉水,從新潟到岐阜縣走了兩千四百公里路。五年後,他記載這段旅程風光,寫下著名的《奧之細道》;後代追尋「俳聖」循過的足跡,打造了一條聞名全球的文學步道。然而,在台灣台南,在林明堃的心中,也有一條聽風吟遊的詩路。

車子駛入鹽水田寮的鄉間小徑,抬頭,奪目耀眼的木棉才入眼;低頭,就俯見高低起伏的陶版詩河。三百八十公尺的花海,平仄曲折的台語音律,襯著迎賓鐘,在夏風中飛揚。這兒,就是月津文史發展協會秘書長林明堃打造十年有成的「台灣詩路」。

仕紳阻建鐵路 發展轉趨沒落

應本報與紙風車基金會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第二哩路」專題暨廣播節目之邀,林明堃接受主持人吳念真專訪時感性呼喊,台灣一百年來有著許多雋永迷人的好詩,不論國台語或原住民話,只要涵蓋著對台灣的情感,「請大家一起來讀詩!」

林明堃細數歷史,鹽水是台南最早創建的城鎮,台灣開發史上的「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月津港位居倒風內海的一個渡口,因港口形狀如同彎月而名月津,就是今日鹽水區。短短三百多年,這個移民社會見證了荷蘭人、日本人、外省族群的興衰變遷和滄海桑田;日治後期,因傳地方仕紳迷信風水,怕斷了龍脈影響繁榮,力阻鐵路省道的鋪建,導致地方發展轉到新營而沒落。

「漲潮時分,台灣海峽海水從這裡滾滾進來,落日餘暉照下,彷彿日進斗金,今天雖然沒落,為什麼不讓月津風華再現?」林明堃說,日本人尊重歷史、喜愛文學,文學可以造鎮,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都可以化身成有百年旅館、隧道和河津七步道,一百年的台灣,為什麼不能詩歌造鎮?

啟動社區營造 選詩大獲回響

「詩歌造鎮」的夢想,從一顆小小的木棉花籽開始。一九七六年,林明堃才廿五歲,愛上木棉花英雄般綻放的敢愛敢恨,口袋空空沒錢的他,只好低頭尋覓撿著花籽,自己土法煉鋼學育芽,在水圳旁的公家地上,留下一滴滴汗水,埋進一棵棵木棉樹苗,他的心中,也同時種下「我要做一條文學步道」的宏願。

一九九九年,林明堃的南瀛社區營造計畫,終於得到縣政府青睞,拿到了第一名四十萬元經費。有了錢,他的第一個動作,是找上真理大學台灣文學系主任林政華選詩,熱心的林政華、莊柏林、黃勁連等人協助廣發信函徵選,希望找到有代表性、涵蓋台灣土地和感情的詩作。出乎意料的,選詩過程獲得國內文學界熱烈回響,但由於收錄空間、篇幅效果有限,有些長詩只能採取「節錄」方式呈現;而去年加入廿幾首原住民詩作後,台灣詩路的內涵更加完整。

陶版載著詩 砌出月津新生命

在林政華巧思下,台灣詩路有了詩作、入口意象,也有了「雲牆讀詩」的概念,更在台南白河陶坊主人林文嶽贊助下,經作者同意授權,把上百首詩文用陶版燒鑄,烘成後砌上蜿蜒曲折的雲牆,「水泥擦破了指尖,皮膚被曬的作痛,但更有一種紮實的存在感!」

社區義工的幫忙,讓這條台灣詩路豐富了深度。林明堃回憶,很多社區媽媽因早年困苦不識字,為了讓她們一同參與,把每一片陶版上標號碼,照號碼排列就可順利完工。這條詩路在建造的過程,再度寫下生命故事,擁有了彼此的認同。

各方好漢吟唱 傳承土地情感

三十年後,木棉籽已成高高聳立的木棉道,台灣詩路也綿延十二年。每年春天,月津文史發展協會在此舉辦賞詩大會,邀請各方好漢來讀詩、賞詩、吟詩、作詩,回首過去,林明堃的話像音符般跳動在空中,「時間的河在流動,水圳的水在流動,木棉和黃金風鈴接棒盛開,月津的故事也延續了!」

※訪談內容請見本專題官網「台灣368」,以及「這些人那些事」網路廣播電台。

#台灣詩路 #陶版 #林明 #詩路 #木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