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有了電腦之後上了網才知道我們叫比賽草的好玩傢伙名字是「牛筋草」。我們拔也拔不動,折也折不斷,它真的像牛筋一樣,只有在莖底處白色的嫩部可以輕易地用指甲掐斷,呵呵,那白色的嫩嫩可以吃的喲,甜甜。

天光亮亮著,小風輕輕吹,這時候應該在家門外晃盪,但太無聊,我和二姐吵了一架,吵架之後我看到了比賽草,這,怎麼辦?

我在小徑走幾步,回頭,走幾步,再回頭。

小徑兩邊黑綠綠長著的比賽草已經一莖一莖高高地生出花頭,毛扎扎的兩條、三條、四、五條長條條花頭硬倔倔地。

我一手抓著草莖,一手將左邊草葉撕扯下去,右邊草葉撕扯下去,撕扯個幾回,手在近根處一折,嫩嫩白白的近根處便斷了,我扯下長長一根比賽草,哎呀好厲害,我兩下子把幾條花頭用手指一捲,就打了一個活結疙瘩。

我甩著比賽草往二姐的方向走,她在摳指甲,她愛乾淨,又在摳指甲裡的髒。

「我不跟妳玩。」她一定看見了我綁好的比賽草,嘴裡咕噥。

「沒人要跟妳玩啊!」我嘴硬說著反話,心裡卻急死了。

「我要回家。」二姐說,一邊就往家的方向走。我擋住她的路。

「妳不用跟我好,只要跟我玩比賽草就好了。」我又補一句:「我用兩條花頭妳用三條。」

「四條。」她說。

「好啦好啦。」

二姐心好,是大姐的話一定說五條,不不,大姐才不會跟我玩,她一定會兇巴巴地說:「走開!妳敢不走開!」

我和二姐開始翻找四條花頭和兩條花頭的比賽草,我們各自小小心心地打了活結疙瘩,我先將我的莖桿穿入她的活結圈圈,下一回合就輪到她的莖桿穿入我的圈圈。兩人比劃著站好,說一、二、三!我的速度快,我先拉出力量,但是,是我的草結斷了,草結頭可憐地掉在我腳上,兩條花頭的結看起來很小,當然比不過四條花頭結。

剛剛吵架吵輸了的二姐笑了,我則瞪著眼,急急再找兩條花頭,找不到就把花頭扯成兩條,和她已經贏了的大將軍比賽,可是一拉一比,我又輸了,她的大將軍一直贏一直贏!我開始耍賴:「下一盤我也要用四條花頭,不然太不公平!」

「是妳自己要兩條對四條的。」

我嘴裡開始咿咿歪歪,我知道再咿歪一下二姐就會讓我,比我大兩歲的二姐心好。

很多年過去,我還能看見兩個穿小布衫褲的小人兒站在家旁的野地草徑,唸小學一、二年級?可是比賽草叫什麼名字?問了好些人,沒有人答得出來;就野草呀,滿天滿地在長,牛很愛吃,牛一仰頭就連泥土一起拔下,牠會把泥土甩乾淨再吃下草,而我的小伴會用小鐮刀從全草的根部割斷,割回家餵牛。

我真的是有了電腦之後上了網才知道我們叫比賽草的好玩傢伙名字是「牛筋草」。我們拔也拔不動,折也折不斷,它真的像牛筋一樣,只有在莖底處白色的嫩部可以輕易地用指甲掐斷,呵呵,那白色的嫩嫩可以吃的喲,甜甜。

它是禾本科,穇屬,一年生草本,全年開花,鬚根細密深抓泥土,因之拔除困難。

牛筋草又叫千斤草、粟仔越、野雞爪、粟牛茄草、牛頓草、鴨腳草、稷子草、千千踏、千人拔、穇子草、千斤草、牛頓叢、牛信棕、蟋蟀草、力草、萬斤草、角觝草、生筋草、魚鰍草、黍仔草、扁草。

這,小小的草,而已,怎麼這樣多名字?足見到處都生了長了,見了它的就給取了個名字。

神農嚐百草,嚐過的百草是不是九十九種都能入藥啊?牛筋草據說清熱解毒、散瘀止血、還能治胃腸炎、尿道炎,真的嗎?又說牛或人脫力傷力一定要吃,脫力傷力?就勞動過度筋骨酸痛到渾身發軟嘿,牛連根吃草人連根熬湯,哎不能再寫,好像密醫了!不過煮青草茶確實要放牛筋草,它有清鮮青草的香氣和甜味喲。

曾經有一次我問年輕朋友關於「比賽草」,他說:「就霸王啊!」霸王二字發台語音,我懂了,他的年紀和我的子女相彷,我聽得懂「霸王」,雖然霸王不是我的比賽草。

我小時見到的霸王葉片很細微小巧,在翻找不到蛇婆時我會拔兩根霸王花嚼嚼花莖,酸兮兮,嘴裡湧出的口水比花莖汁多。這霸王花就是紫花酢漿草,不過那時我們小孩管它叫「青蛙草」(當然不是冷水花屬也名青蛙草的蛤蟆草)。

但不知何以,我變成大人了霸王也長大了!在台北看到的紫花酢漿草葉片之大能嚇人一跳,很快地,我見到家的小小女娃兒和小小么娃兒用陽台花盆裡的青蛙草在做比賽草的事,他們說是「比霸王」,幼稚園學來的。

把酢漿草的帶細毛毛外皮由根部以指甲掐得半斷不斷,就會露出莖裡的一根細細絲筋,韌性很強的絲筋往葉片輕輕拉去,絲筋能拉破外皮,搯去外皮,只剩下三片心形葉片聯連著絲筋了,兩人的絲筋在酢漿草葉下交纏,葉片面對面,(哇咧就相撲啊!)輕輕拉一下,絲筋斷了,誰的絲筋斷了憑感覺就知道,這打勝了仗的絲筋酢漿草就是霸王,可以繼續接受挑戰,有時霸王可以連任又連任,過癮得很!啊啊,這也是比賽草的一種啊!玩法和牛筋草一樣,「姐妳跟我玩嘛,我用兩根妳用三根」,哇咧,隔了幾十年呢,遊戲規則也一樣嘿。

而台北的酢漿草葉片為什麼大?原來僅只是酢漿草科就有900個物種,許多物種都被稱為酢漿草,酢漿草布滿了全世界!台北的和新竹的品種不同呵,而,全世界都有,它的故鄉在哪兒啊?南非,遠遠的遠遠的南非。

酢漿草,一年生或多年生,大部分是草本,可真的真的有灌木喔!這東西含草酸,所以葉、花、莖都酸兮兮。

酸兮兮喔,那這「酢」字應該不是「酬酢」的意思而是「酢」的意思,(酢=醋)也就唸「醋」啦,(工研酢的酢)。「酢漿」是像醋的漿汁,「酢漿草=像醋一樣漿汁的草」沒有「醬」啊,也沒有「醡」,「醡醬草」是誤寫誤傳,當然「醡醬麵」也是錯的,「醡」從「酉」,是「壓酒的器具」,古代「醡=榨」,用木頭製作的東西來榨汁、榨醬油、榨酒、榨油,就是壓的意思。酒坊釀了酒,得用木榨將釀酒原料如麥、高粱、米壓住才能讓酒榨乾淨,一滴都不浪費,寫作「醡」是專指榨酒。

而把豆瓣醬、甜麵醬或米醬用油炸了,可以用那醬做「炸醬麵」,和酒及壓榨無關。

說「酢漿草」,指的應該是開黃花的那種,又叫鹽酸仔草、酸味草、酸微草、三葉酸、黃花酢漿草。它是正牌啦。而紫花酢漿草又叫大本鹽酸仔草、紫酢漿草。算副牌。

酢漿草品種多名字也有趣,除了常見的紫花、黃花外,還有白花、紅花,而草包酢漿草、蘿蔔根酢漿草、迷糊酢漿草、轉向酢漿草、扁平酢漿草、凸面酢漿草、雀斑酢漿草……多麼幽默。

這草有睡眠運動,黃昏了,陰雨天,黯黑處,只要沒太陽葉片便下垂,花朵兒也閉闔要睡覺了,天亮了葉自然會挺起,(服用了褪黑激素?)花則只有一日壽。

天生地養的酢漿草,自己長,管別的植物多高大多美麗多貴氣多香多酷多有名多得人疼多值錢,它不在乎,賤草?那又怎樣?它自我感覺良好,就好,葉也漂亮花也美,不求人澆水施肥,不求人青睞。就這樣一群一群地不起眼長著,一家和樂。酢漿草滿意。

#牛筋 #葉片 #兩條 #名字 #草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