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提出以「五大支柱」為基礎,提升台灣全球競爭力,讓台灣在未來四年脫胎換骨、邁向幸福。從他長達5817字的就職演說中,我們強烈感受到馬總統對於歷史任務的迫切感,他以「中華民國跨入新的第一百年的第一位總統」自我期許,要為中華民國下一個一百年奠定基礎,這是無比宏觀的宣示。

馬總統本屆的就職演說鉅細靡遺,光是字數就比上一屆多出兩千多字,演說的涵蓋層面更觸及台灣所有的重要政策,觸及的議題包含了經濟、財稅、自由貿易、產業創新、文化、教育、社會、兩岸、軍事、外交、國際援助、司法、環保、乃至少子化。由此觀察,馬總統急於在所有層面全面努力的企圖心,的確是歷任總統之最。

我們慶幸台灣的民主選舉,能夠選出一位公忠體國、學識淵博、無私無我的國家領導人。縱使總統府外的抗議浪潮不斷,我們仍然相信,以馬總統強烈的責任感與企圖心,未來四年將能克服萬難,逐漸達成奠定台灣百年基業的歷史任務。

我們相信,要協助馬總統完成如此重大的工作,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政府團隊。當我們看到馬總統在就職典禮中,鉅細靡遺地鋪陳他對大小政策的想法,卻難免會擔心,作為一位國家元首,如果必須如此關注細節地陳述原本屬於行政院與部會首長的工作,那麼內閣閣員會不會降級成為層級低落的執行者,甚至淪為事事仰望總統指令,不敢有自己擔當的執行秘書。

最近引發批評聲浪的油電雙漲政策,馬總統不只一次身先士卒,跳到第一線來捍衛政策,卻未能成功平息民怨,就是一個值得警惕的案例。油電雙漲的政策,原本就應該是經濟部長負責的層級,最後卻要搞到必須進了總統府,還召集了立法院長、副總統等,最後由總統拍板,由總統開記者會向人民說明,把經濟部長降級為調整方案、計算數字的執行秘書。如果依照這樣的模式,經濟部在處理更複雜、更專業的產業結構轉型政策時,勢必面臨到企業界質疑「部長說了算,還是總統說了才算?」的挑戰,如此一來,經濟部長能夠承受的擔當,恐怕會極為有限。

我們曾經不只一次建議,馬總統期望黃金十年能夠交出亮眼的成績單,一定要有一群肯負責、有擔當的部會首長,部會首長要能夠提出說服人民的政策,對自己的政策要全力溝通、全力向人民說明,並且毫不閃躲的負責。部會首長要能夠「帶、動、唱」,馬總統的黃金十年才有大開大闔的機會。但是,至今我們看到總統心急著為每一個政策辯護,真正應該負責的部會首長,卻因為總統跳出來,反而成了可有可無的幕僚。貴為首相的行政院長陳冲更成了陪襯,成了總統執行政策的幕僚長。

天下遠見文化事業創辦人高希均近日指出,中華民國歷任總統,從孫文以來,從來沒有一位像馬總統那樣對中外古今各項知識如此豐富,馬總統的個性追求完美,注重細節,因為他深知「魔鬼藏在細節裡」。但是,馬英九在追求歷史定位的同時,必須要有「不知道一些小事的自信」,不須事必躬親,親自去過問、解決細節問題。一位從早到晚抓魔鬼的總統,卻會讓內閣部會首長做得很累,甚至引起反彈。

馬總統的成敗,並不在他個人對於細節執行的貫徹程度,而在他所領導的三十萬幾名公務人員,是否人人都能像他一樣,對於政策的擬定與執行注意所有的細節。馬總統的成敗,更在他所率領的一級主管,特別是行政院長與內閣閣員們,是不是都能成為一言九鼎、具有份量的決策者。說得更明白,馬總統成敗的關鍵,不在他本身的專業與勤勞,而在他的領導能力,正如同他就職演說所強調,台灣的未來,在能否培養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馬總統的成敗,在於他能否領導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政府團隊。

台灣有非常多優秀能幹的人才,散佈在政府與民間機構,馬總統要達成他的歷史任務,絕對不是他自己一人、或是我們看到總統身旁的小團隊日夜辛勞就能達成。馬總統必須吸引人才、激勵人才,讓最多的人才認同他的理念,充分授權、相信專業,馬總統要敞開心胸,接納來自不同利益團體的人才,讓他們截長補短,人人都能為馬總統所用、為國家所用。

馬總統歷史地位的考驗,不在他個人的專業與忠誠,而在他的領導能力,這是我們的期待,更是全民的期待。

#部會首長 #執行 #總統 #歷史 #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