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貴報五月二十日報導,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自稱曾在卸任前銷毀燬他人關說之相關文件乙案,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其所銷燬者係二審判決書,並非職務上掌管之公文書,已將毀棄公文書之刑責部分簽結。但仍有人質疑,楊前院長所為是否有違法官倫理。

今年一月六日施行的「法官倫理規範」第二十六條規定「法官執行職務時,知悉其他法官、檢察官或律師確有違反其倫理規範之行為時,應通知該法官、檢察官所屬職務監督權人或律師公會。」明文規定前來關說者若是法官、檢察官或律師時,該被關說的法官有「應」舉發的義務。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此條文對楊前院長應不適用。但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職業道德要求,其嚴重性可能大部分的國人與法官均尚未察覺。

此種職業團體內的吹哨子義務,其源來自律師倫理,但這種義務之強度如何,各國規定不一。例如我國律師倫理規範第四十四條是規定「律師知悉其他律師有違反本規範之具體事證,除負有保密義務者外,宜報告該律師所屬之律師公會」,文字上是使用「宜」而不是「應」。因為是「宜」,所以縱使違反舉發義務,尚不致於受到嚴厲懲戒。但美國有些州(例如伊利諾州)在規定律師之吹哨子義務時,是使用shall(應)而不是should(宜)。其中最常被提的一個案例是伊利諾州的Himmel律師發現另一位律師侵占了客戶的款項,不但未舉發,還安排該客戶與該律師和解,事發後Himmel律師被法院判定停止執行職務一年(所以美國律師的吹哨子義務被稱之為Himmel Duty)。

美國聯邦法官守則對於吹哨子義務是使用「宜」而非「應」,而紐約州的法官守則是使用「應」而非「宜」,所以紐約州對法官的要求高於聯邦。實際操作結果,紐約州的承審法官在被其他法官關說後,不但要勇敢的提出檢舉,而且因為事情已曝光,該承審法官還必須迴避該案件,以免司法的公正性受到質疑。換言之,不但須「砍同事」,還要「交出案件」,造成雙殺效果。

我國法務部在制訂檢察官倫理時,可能意識到「應」與「宜」之間甚難決定,就乾脆把草案中的吹哨子條文全部拿掉。但司法院在制訂法官倫理規範時仍將之納入,並使用「應」這個強烈用語。司法院這種抉擇當然有其高度的理想性,值得肯定。但在講究人情的我國社會,一般法官面臨法官同事關說時,大多是「表面聽聽,實際依法辦理」,而自認問心無愧。所以司法院實在有必要廣為宣導,告訴法官們以前這種低調處理方式,現在有可能違反新制訂的法官倫理規範,以免發生「不教而殺」之情形。此外,司法院還須審慎設計一套被關說法官聲請自行迴避案件的遊戲規則,以確實維護司法的公正性。

(作者為新竹地檢署檢察官)

#舉發 #義務 #檢察官 #違反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