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陽孜的展覽書藝雖全是為觀眾而寫,但卻不肯媚俗。相反地,當她面對觀眾時,藉由創造視覺衝擊的動態意象,所訴說的實皆屬於一個人的自在。絕大多數具有淑世情懷的人在思考「快樂」議題時,總要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尤其在討論民主觀念的傳統源頭時,經常加以引用,強調要將眾人的快樂優先置於個人之前。董陽孜對此當然沒有異見。不過,當她書寫《獨樂樂》巨屏時卻刻意略過後半句「不如眾樂樂」而不表。在此取捨之間,她也透露出個人對於適性自在、不隨眾浮沉的堅持,並隱約地展現了不畏孤獨的狂狷形象。《獨樂樂》一屏本應有三個字,但為了創造更大的空間,第二個「樂」字被省成疊文符號,空出紙面讓「獨」、「樂」兩字進行揮灑。「獨」字靜處在右,沉重而孤獨,「樂」字則活潑地跳躍起來,作兩點的符號與「樂」字上下偏旁元素都化成輕盈的墨點,環繞在有如獨舞身姿的周圍,既強化了動態,也創造了一種戲劇的張力。「樂」字的舞動活潑之樂,其實並非此屏的唯一主角,它也有對比「獨」字的任務,讓這個形象顯得更有另層的倔強、孤傲。自在之樂或許終會引來孤獨,不過,孤獨亦可泰然處之,轉苦為樂。當董陽孜將「樂」字的意象呈現給觀眾之際,她同時在「獨」字裡保留了自己。

董陽孜的展覽書藝當以這些書屏上的巨大書寫為極致。觀眾是她的主要訴求。她不僅將字寫得極大,而且企圖創造一種富於變化、充滿氣勢運動的衝擊性意象來震攝觀眾的感官。巨屏上寥寥數字的片語也賦予視覺性的形式另外一層的內在意涵,與之共同創造一種足以激發觀眾沉思的意象。這可說是董陽孜之適性自在於公開性展覽中的個人性表現。她的巨屏書寫之得以感動觀眾,根本即在於如此公眾性與個人性的完美平衡。(下)

(董陽孜《獨樂》書法展,6月12-17日在誠品信義店6F展演廳舉行,展出巨幅新作,同時推出《獨樂──董陽孜作品集》)

#書藝 #書寫 #意象 #孤獨 #巨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