褲裙打扮的高職女孩蹲身馬路中央,七家將彷如活逮一隻女鬼,要擒著女孩去刀山示眾、去熱炸油鍋……

從小跟隨父親出沒全台各大廟宇,我可說是混廟會長大的孩子,每遇有藝陣表演,習慣廟口覓一視野極佳的高處,不愛場邊踮腳尖人擠人,專挑廟邊石獅買杯酸梅湯定點,我好喜歡坐石獅頭頂看八家將擺陣、看踩高蹺搬演關公保二嫂、宋江陣的八卦陣、雙連箍是我的最愛。

但是我怕闖陣。當陣頭擺開,鑼鼓聲落,一條分隔人神的虛線隱隱浮出。闖陣於廟埕發生的機會比較少,大多出現路口即興表演,為了答謝贊助而簡單示出幾個套招。路口表演吃掉大半張馬路是常態,交通停擺,人車堵塞,不知若救護車消防車來了,到底該誰讓誰?

陣頭被閒雜人闖陣是大忌,女性尤其可疑。

誤闖八家將陣式據說會壞流年壞身體,從此路口遇有陣頭表演我要不繞路,要不等候路邊。

常想起那竄逃於八家將陣內的高職女孩,那還是九○代的媽祖香,我國小六年級,對中學生活有許多想像,日日寫完功課坐亭仔腳呆滯。我很少看卡通、漫畫,就愛門口發呆至天黑,不久發現那讀曾文家商的高職女孩,傍晚她固定低頭徒步我家門口,那年頭,我也同時注意就讀外地學校的同鄉子弟:曾文農工、育德高職、後壁高中、黎明、鳳和……。那新奇校名向我展示各式人生出路,我將依此逃離沉默的客廳、悶熱的大內鄉村。我注意短髮高職女孩很久了,經年心事重重,聽說國小縣長獎、模範生,聯考失利後信心重挫,狂瘦十多公斤,高職女孩從小姑姑帶大,父母親都住高雄,整個六年級,黃昏時我就在亭仔腳等她走過。

記得那科媽祖香逢星期三,國小國中配合繞境紛紛提早下課,廟會隊伍於傍晚準備入廟安座,神轎陣頭回堵四公里長,客運校車都進不來。那天我站在亭仔腳看乩童操砍,鑼鼓嗩吶聲中偷看裸赤上身的花車女郎,指認平時跟父親身邊的轎班大哥們。父親是廟會靈魂人物,陣頭神轎過我家門都得拜旗犁步,這時我得小跑步送上菸酒、紅包示答謝禮。

視線模糊入夜六點鐘,八家將已在我家門前踏起四門,兩行各四名家將於鼓聲中緩舞身軀,從小我也怕八家將,怕獸面臉譜、對比強烈的色調紋路,更害怕削肩打扮的各色八家將突然開口說話,邊繞境邊講手機的家將向我述說神聖的崩毀,原來他不過是個男孩。

接著我就看見高職女孩遠遠走來,起先她閃躲鞭炮,歪進路邊盆栽花圃,忽然久達五分鐘的長串鞭炮燃起,漫天白霧,人人摀耳摀鼻,我也摀鼻,孰料霧開散後,高職女孩竟被捲進八家將擺起的八卦陣式,我看她本打算快步退出,慌亂中她的書包去ㄏㄨㄟˊ到了其中一名家將──虎面黑袍冬大神!冬大神立即兵械棄置鏗鏘於地,解衣對天咬齒咆嘯,發出尖鳴,八卦陣大亂,七家將紛紛持金鎚、枷鎖、戒棍、毒蛇團團圍靠高職女孩──她闖陣了!而且是女身,不久冬大神口吐白沫臥倒於地,場邊我被這畫面嚇得手腳顫抖,褲裙打扮的高職女孩蹲身馬路中央,七家將彷如活逮一隻女鬼,緊繃神情的甘柳將軍斥喝出聲,如要擒著女孩去刀山示眾、去熱炸油鍋。

高職女孩淒厲哭喊,亂髮披頭,為廟會工作人員扛至亭仔腳時身軀軟癱,女孩眼神呆滯,魂飛魄散。

聽說高職女孩緊急休學,插大失敗,而後精神崩潰,跟隨她的姑姑遷避高雄。

然魂飛魄散的何止高職女孩,房間緊貼馬路的我連續失眠好幾個夜晚。

閉眼即浮出女孩倉皇的臉孔,鑼鼓鞭炮聲糾纏在耳。

很快,我要升上國中。

我不再呆坐亭仔腳看光影變化,一心想用功,一心想離開這人神不分的村落……

#廟會 #馬路 #鞭炮 #表演 #亭仔腳 #陣頭 #高職 #鑼鼓 #八家 #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