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營盤小學檔案 在大營盤村上學是件艱辛的事,有些學生渡河才到了學校,學童們也十分珍惜就學機會。圖/希望之翼基金會提供
大營盤小學檔案 在大營盤村上學是件艱辛的事,有些學生渡河才到了學校,學童們也十分珍惜就學機會。圖/希望之翼基金會提供
大陸痲瘋病患人數
大陸痲瘋病患人數

在四川省深山的一所小學裡,一位發著高燒的孩子,在遠道而來接她走的母親及學校志工面前流淚,她堅持不回家,因為一旦回去,將錯過學習的時間。而若非內心受傷,小小年紀的孩子是不會流淚的。

此處是四川涼山州越西縣大營盤小學,多數台灣人可能從未聽過,更不可能來到的這個地方,曾是痲瘋病康復村。在此投入興學已12年的張平宜說:「痲瘋病會消失,但歧視烙印卻難以消除,我要讓孩子在愛的環境裡長大,擁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機會。」

張平宜曾是個記者,如今她成立了希望之翼基金會後,投身痲瘋村的教育事業。

回憶起2000年前後,痲瘋康復村幾乎一無所有,這裡只有滿山的黃土坡,當地的彝族人家園貧瘠破爛。上山的路蜿蜒崎嶇,坍方的落石常把路砸得坎坷難行,也像是張平宜耕耘痲瘋村小學的生命寫照。

當時痲瘋村的唯一一所小學,只有1名苦守學校15年的代課教師,兩間土房搭建的教室有7、80個學生,但只收到小學4年級生,充其量只能稱作是「掃盲班」。那時,學校沒有出過1屆畢業生,孩子們甚至連身份證都沒有,飯也難好好吃上一頓。

如今,學校有了首屆畢業生,且包含外縣來此就讀的孩子們,全校共有320個國小及國中生。

義賣蠟燭 籌錢建校舍

從無到有,總是艱辛,更何況是在深山中的痲瘋村。張平宜說,當時學校只收到4年級,她為了安排高年級學齡學生去就學,前往15公里外的華陽國小請託校長收留較高年級的學生,沒想到校長聽到是痲瘋村來的,馬上說:「不行!來一個跑一百個」。

這樣的歧視心態,讓她決心自己投入大營盤小學建設。

她動手做蠟燭上街義賣替大營盤小學籌建校舍,還蓋了廚房、宿舍、廁所,招收其他康復村的學生。

基礎建設之外,原本隸屬於高橋村的痲瘋康復村,也正式獨立為大營盤村,變成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第288個行政村。學生成為正式公民,取得身份證,擁有公民權利。

設立行政村後,資源跟著進來。如今,12年過去了,大營盤小學有了純白色的水泥磚牆與新建教室,一條水泥路鋪得平直,直通校門。

自張平宜加入大營盤小學建設以來,前後共有120多個學生畢業。不過,大營盤村自開始種植煙草後,經濟條件變好,卻使得不少孩子在上學與掙錢中陷入兩難,且往往他們最終是選擇離開學校,為家裡多掙點錢。

為了替孩子們鋪墊升學路,張平宜再申請把6年制的學校轉成9年義務教育,讓有心讀書的孩子可以一次讀完國中。她再次長征,在15天內翻山越嶺500里路,從其他縣招到了69名其他康復村的學生越縣就讀。

翻山越嶺 幫助貧困童

「附近貧困縣的孩童因為讀書不易,非常珍惜讀書的機會。」 張平宜苦笑著說。而希望之翼基金會執行秘書葛淑玲曾感慨,去年他們從鄰縣的昭覺、美姑、雷波、冕寧、鹽源等5個縣找來了69個學生,「有的來不了,拉著我們的衣角哭」,面對孩子的哭訴,只能安慰「今年來不了,明年我們再努力」。

現在的大營盤,不再出現跳蚤肆虐、蒼蠅形成簾幕的種種景象。張平宜創造了一個生態池,讓校園裡開滿了花,孩子們在校園裡打球、奔跑、嬉鬧。一到了吃飯時間,大家奔向廚房排隊盛飯,可以連扒數碗飯菜…被壯闊的山景環抱的大營盤小學,是孩子心中的世外桃源。

對現代兒童來說,上述這些順理成章的資源,可是張平宜花了10年青春爭取來的。

她笑說,「光是硬體設備、讓廚房開伙,讓孩子有洗澡水及上學教具等等,就花了我10年」,和當地政府吵、和孩子的家人們吵,「終於吵到了現在還算可以的模樣」。

下課時間,孩子們在籃球場上奔跑或採花,大盤營孩子們的笑容好比陽光燦爛。因是少數民族,這裡的孩子多半靦腆,但問起「喜不喜歡上學啊?」「喜不喜歡張阿姨?」孩子們會卯足氣力朝山大喊著:「很喜歡~」。

空氣中擺盪著孩子的笑語,但張平宜知道路還很長,「到他們能在社會上佔有一席之地,還要好幾個10年。」張平宜說:「到這一刻,你才真的知道,什麼叫做『百年樹人』。」

#大營盤小學 #學生 #康復 #痲瘋村 #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