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中科大醫學博士鄭剛響應學校號召捐精,但第5次捐精竟猝死,其父索賠400萬元(人民幣,下同)。

校方:死因與我無關

2011年2月12日,鄭剛走進隸屬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的湖北省人類精子庫捐精,但在取精室意外發生猝死。事發後,校方「出於人道主義」支付各種費用8.8萬元,並減免鄭剛妻子吳某在讀研期間的學費和生活費2萬元。

荊楚網報導,鄭剛父親鄭金龍對這一處理結果不滿,19日狀告華中科技大學,向該校索賠各種費用共計400多萬元。武漢市洪山區法院公開審理了此案。

初中畢業60多歲的鄭金龍盼開庭這一天,盼了一年多。為了蒐集證據,他數十次往返老河口、武漢和鄂州。他說,他已搜集了6大包證據,重約15公斤。背上的包裏有120多份證據,是當天開庭用的。

這麼大的官司為何不請律師?鄭金龍嘆息說,請不起。他算了一筆帳,律師要按標的400多萬提9%就是36萬,另外還有其他費用。

2011年元旦,隸屬華中科技大學的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在試運行期間,在校園內拉起布條招募在校「高智商優質基因」學子捐精子。鄭剛響應號召捐精,2月12日上午11時,當他走進湖北省人類精子庫第5次捐精時,身體出現異常,在送醫途中死亡。從走進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到死亡,前後只有一個多小時。

對於鄭金龍索賠400多萬的訴訟請求,被告方代理律師只有簡短兩句話,一是鄭剛是自願捐精,與校方毫無關係;二是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兒子去世後,鄭金龍曾多次要求屍檢,但是均遭拒絕。王桂榮是鄭剛的舅媽,也出現在旁聽席上。她不停地嘆息道,鄭剛身高1米78,重約80多公斤,人高馬大,這麼優秀的人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

屍檢遭拒 莫名火化

鄭剛出事後,鄭父要求屍檢遭拒,校方與鄭妻談了4個小時,然後讓鄭剛的父親簽字同意火化。在吳某同意火化後,校方稱如果鄭父不簽字同樣可以火化。無奈,鄭父只得簽字同意火化。

鄭金龍說,農村一頭黃牛也要賣個10萬。一個博士命只值8.8萬元?還不如一頭牛?

鄭剛的導師林教授聽說鄭剛出事,不管從什麼角度都不信。他說,鄭剛身體很好,跟他3年,從來沒生過病。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的湖北省人類精子庫,試運行一年多,95%都是在校大學生登記捐精,通過篩選的只有20%左右,僅254人。捐精1次有200到300元補貼,完成捐精全部過程補貼3000至4000元。

#捐精 #號召 #火化 #華中科技大學 #人類精子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