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戰場▲1942年為阻止日軍追擊,遠征軍炸毀惠通橋,日軍攻勢受阻,中日兩軍隔著怒江對峙兩年餘。1944年遠征軍強渡怒江,反攻日軍據守的松山陣地。圖為連接怒江兩岸的惠通橋,現已棄置不用。(記者張凱勝攝)
怒江戰場▲1942年為阻止日軍追擊,遠征軍炸毀惠通橋,日軍攻勢受阻,中日兩軍隔著怒江對峙兩年餘。1944年遠征軍強渡怒江,反攻日軍據守的松山陣地。圖為連接怒江兩岸的惠通橋,現已棄置不用。(記者張凱勝攝)
民間勳章▲滇西遠征軍抗戰老兵楊良平,其背心左上方配戴之勳章為民間社團所贈。(記者張凱勝攝)
民間勳章▲滇西遠征軍抗戰老兵楊良平,其背心左上方配戴之勳章為民間社團所贈。(記者張凱勝攝)

「一寸山河一寸血,我真的是用鮮血在捍衛這片土地,對國家我問心無愧啊!」現居雲南保山的遠征軍老兵楊良平在接受《旺報》記者專訪時,驕傲的說出這句話。抗戰8年他也足足打了8年,迄今對蔣委員長及青天白日旗仍有感情,但這段歷史卻在塵封半個多世紀,直到兩年前他才親口說出。

今年高齡93歲的楊良平,1919年出生於浙江紹興新會,家中有3個小孩,他排行第2。由於家貧初中時被迫輟學。16歲加入浙江保安團,就此展開他長達10年的軍旅生涯。

後來保安團補充到36師,他成了該師106團3營7連3排的一名士兵。師長是宋希濂。1937年他18歲,部隊投入淞滬會戰,由於戰況慘烈,國軍力守數月後決定後撤,36師為了做戰略性轉進,便在「八百壯士」謝晉元團長所部掩護下,撤退到蘇州河以南。

打鬼子 差點進鬼門關

十幾天後,楊良平到了南京,「12月11日晚,我把一名日本鬼子打死了,繳了他的槍,還扒了他的衣服鞋子。因為仗打的好,連長很喜歡我,便升我為排長。」說到這裡,他順勢舉起手上的柺杖做出步槍射擊姿勢,他說,「我的槍法神準,能一槍斃了一個鬼子,所以大家都稱我為神槍手。」此時楊良平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過,他也曾差點進了鬼門關。楊良平這時脫下帽子,低著頭指著後腦勺說,這裡有一個傷痕,是在南京時被敵人子彈打到的,「幸好我頭帶德式鋼盔,擋了一下,才沒被子彈貫穿頭部。」

儘管國軍英勇抵抗,南京城還是陷落了。他設法逃出南京城,並游過長江,他形容,江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屍體,潮水一漲,屍體都被衝上岸邊。

離開南京後,楊良平打過台兒莊會戰、武漢會戰,之後到四川遂寧訓練新兵。此時他從36師調到88師262團,官拜上尉。88師隸屬滇西遠征軍第11集團軍,楊良平此時負責特務工作。他說,上頭精挑5名身強體健、頭腦機靈、膽識過人的阿兵哥,隨他著便服外出斥探敵情、蒐集情報、破壞敵人設備等,情節猶如中國版的007。

1944年,遠征軍傾全力反攻在怒江西岸被日軍占據兩年之久的戰略要地松山。日軍據險死守,且防禦工事十分堅固,遠征軍久攻不下,楊良平奉命組織敢死隊包抄日軍後方,從老東坡進攻,他手持美式湯姆生衝鋒槍擊斃日軍無算,成功奪取老東坡。此役他的雙腿遭日軍子彈打穿,同袍把他從火線上架了下來,送進美軍野戰醫院治療3個月,傷癒他又再度回到前線作戰。

國共內戰 他當了逃兵

1945年抗戰勝利,楊良平已升至少校團附,隨後國共內戰開打,所部奉命調往東北,他認為「中國人殺中國人是不要臉」,拒絕在芒市登機而當了逃兵。他說,在路上遇到兩名逃竄的日軍,他以竹子及鋼盔當武器,殺了他們,繳了槍械,換成40塊大洋,輾轉於1947年到了南京。

在南京,他任職於國防部陸軍總部特別調查室,直接聽命於國防部長何應欽的指揮。之後因故轉到京浦鐵路局任職,並於1949年與燕京大學畢業的前妻陳秀珍結婚。

1949年3月,京浦鐵路局要遷往台灣,楊良平因曾祕密與中共往來,甚至把兩部車子都送給共產黨,鐵路局認定他是共產黨,不讓他去台灣。後來,楊良平進入南京華東革命大學就讀。

妻資產階級 被迫離婚

1951年,楊良平帶著妻子陳秀珍來到山西,但上級領導說陳是資產階級(父親曾是藥店掌櫃),楊是工人階級不配,以強硬手段拆散兩人。陳秀珍因此成了楊良平朝思暮想的人,直到去年才在關懷老兵志願者的協助下,分離60年的兩人才再度相見。

訪談中,楊良平對於當年被迫不告而別離開前妻感到抱歉,並且數度哽咽,也每每在講述慘烈戰況時,神情激動。

楊良平於1958年進入保山星光勞改場,由於工作表現優異,當選模範勞工而被推舉到北京見毛澤東。1960年代他與現任妻子結婚,育有一子一女,並於1982年退休。

半世紀往事 妻兒不知

由於楊良平曾是國民黨軍官,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例如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中,成了被批鬥與整肅的對象,也因為「成分」不好,不願意透露他的過去,妻兒也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及父親曾是一位抗日英雄。直到兩年前一個偶然機會,楊良平再也按耐不住地吐露出這段深埋心中逾半個世紀的往事。

楊良平表示,這輩子沒有對不起國家,打8年抗戰,從未離開過戰場,至今對蔣委員長及青天白日旗還是有感情的,遺憾的是,他這一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獲得國家頒給他任何一枚勳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我的感觸最深啊,因為我就是用血來保衛國土,我問心無愧啊!」楊良平還表達他想來台灣看看的心願。

#子彈 #日軍 #楊良 #良平 #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