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6局陳偉殷責失4分已難稱優質,7局上阿亞拉後繼不力,又害他多掉2分。嚴格來講,殷仔昨役不及格:6.1局責失6分,被打6安有4支長打,另有3次四壞球。

開賽只用10顆速球解決印地安人前3棒,不料好的開始進入第2局完全走樣,對手4、5兩棒接連上壘,7棒老將戴蒙擊出3分全壘打。3分差距不算大,何況球賽只進行到2局上;不過金鶯打擊近來陷低潮,前9場比賽沒有1場得分超過3分,2場遭完封、2場只得1分,平均每場僅1.6分。

火力無法支援,投手只能自求多福,盡量壓低失分確保贏球一線生機。5局上殷仔再度被秋信守擊出陽春炮,比分擴大為4分。金鶯隨後雖攻入2分拉近比數, 但7局上阿亞拉又被轟3分彈,遙遙領先的印地安人幾乎勝券在握。

即便隊友打擊疲軟,狂失6分的殷仔仍難辭其咎。歸納敗因,主要問題在控球,尤其較易掌握落點的速球,經常無法在前幾球進入好球帶。球數落後更難採用變化球來因應,只好硬著頭皮以速球向中間靠攏;而打者也已心知肚明,頻頻設定速球來揮擊。殷仔挨打的6安,有5球是在球數落後被擊出,這5球均為速球。

除非擁有絕殺的致命武器,否則投手勢必要讓打者難以料中球種。投手的球種雖夠用就好,但也不可單調,在投打鬥智過程中,屈居下風者常因「想得太多」。武器太少的投手往往投鼠忌器,不知不覺而「想太多」;打者面對球路多變的投手,則有「捉龜走鱉」之虞,顧此失彼必會「想很多」。

或許已從對戰數據看出殷仔「懼左不畏右」的特點,印地安人昨役先發竟排上5名左打。此舉果然奏效,陳偉殷被左撇擊出4安,其中有2發全壘打、1支二壘安打。左投無法制左,不但有違常理,同向相剋的優勢反成罩門更不應該。殷仔面對左打失勢,乃因變化球不夠精良,好球太少,壞球的誘騙效果也差。

以昨日陳偉殷與戴蒙3次對戰為例,首回碰頭殷仔先來1顆投得極高的滑球,第2球90哩速球投得要高不高、要偏不偏,結果挨轟。再度交手他以92哩速球走向外側低角三振戴蒙,這得歸功於先前1顆位置雷同的滑球;最後一次,殷仔以一只80哩的滑球讓戴蒙擊出飛球遭接殺。

出賽15場奪下7勝,自責分率從未超過4,成績不俗;不過近8仗有4場責失超過4分,穩定度稍嫌不足。檢討這幾場失分過高的比賽,原因大致相同:控球是否精準,變化球能否到位。只要能克服這兩大缺失,優質先發根本毫無問題,勝投也將手到擒來。(棒球文字工作者)

#速球 #陳偉殷 #變化球 #滑球 #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