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西語書展竟然辦在墨西哥小城?法蘭克福書展如何成為世界版權交易中心?來自法蘭克福、倫敦、布拉格、波隆納、首爾等十一個國際主要書展主席與代表昨天齊聚台北,參加第十屆「世界書展主席會議」,他們交換不同書展的面貌以及面臨的不同挑戰。如歐洲重量級的法蘭克福與倫敦書展,當前挑戰為電子書時代來臨;墨西哥的瓜達拉哈拉書展則因拉美地區識字率不高,以推廣閱讀為首要目標。

世界書展主席會議一九九四年由當時的法蘭克福書展主席衛浩世(Peter Weidhaas)發起,每兩年一次,約有廿個書展參與,是世界書展交流的重要平台。各書展主席共聚一堂,討論的議題從如何推廣文學、智慧財產權的重要性,到書展行政包括經費、如何吸引更多人到書展參觀等的討論。台北書展自首屆便參加,今年會議首度在台舉辦。

不同的書展因為文化背景不同,各有難題。像是遠在墨西哥的瓜達拉哈拉書展創立於一九八七年,是西語圈目前最具影響力、版權交易量最大的書展,雖然主辦的地方在一個只有三家書店、四家出版社的小城。

僅管瓜達拉哈拉書展的版權交易量龐大,專業影響力強,但書展更希望除了服務專業出版人,也能推廣閱讀。瓜達拉哈拉書展駐美代表昂格(David Unger)也是位作家,他表示,雖然拉美各國除巴西講葡萄牙文外,都說西班牙文,語言相通又彼此緊鄰,但出版品卻不易流通,最大阻礙原因是識字率不高,閱讀不普及。因此瓜達拉哈拉書展首要目標是「接觸民眾」,希望讓過去沒機會享受文化的人民,特別是兒童,在書展中見識豐富圖書。

對歐美大國、地位穩固的書展來說,新的挑戰卻是電子書時代來臨,因此倫敦書展、法蘭克福書展、美國圖書博覽會的代表都提到,書展近年來結合科技,將電子書、電影及網路遊戲等衍生商品授權都納入書展的交流之中。

書展舉辦與政治脫不了關係,像是法蘭克福書展、萊比錫書展這德國兩大書展,在推動過程中見證了世界政治的變化。

衛浩世是將法蘭克福書展打造為世界第一大書展的首要推手,他從一九七○年代上任後,便不顧政治爭議,推動非洲、阿拉伯、拉美與許多還在極權專制下的國家參展。他表示,歐洲對第三世界國家仍存在偏見,「讓德國對這些地區有真實的認識,是書展最重要功能。」

擁有超過三百年歷史的萊比錫書展,是世界最古老書展之一,萊比錫是德國東部僅五十萬人口的小鎮。書展主席齊勒(Oliver Zille)回憶柏林圍牆倒塌前,位在東德的萊比錫書展曾因政治高壓而停辦。「當時東德審查制度嚴格,人民看不到西德的電視,從東德的媒體也見不到真相,但許多東德作家會巧妙地把訊息藏在字裡行間,所以書籍成了我們了解外界的重要窗口。」

捷克布拉格書展主席凱利諾瓦(Dana Kalinova)念茲在茲的是,如何讓捷克文學被看見,「因為捷克語人口少,我們熱絡討論怎麼讓作品被譯到全世界,跟華文文學是一樣的。」

#推廣 #書展主席 #拉美 #瓜達拉哈拉 #法蘭克福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