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文學獎項中,以獎金最高著稱的「紅樓夢獎」日前公布第4屆決選名單6部作品,由於當中5部屬於中國大陸創作,一部來自海外,香港、台灣作品全部出局,引起外界質疑紅樓夢獎「視野變窄」有向中國大陸靠攏之虞。

前三屆首獎 陸獲兩次

紅樓夢獎又稱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創設目的在表彰全世界以華文創作的長篇小說,前3屆首獎作品包括大陸作家賈平凹的《秦腔》、莫言的《生死疲勞》及台灣作家駱以軍的《西夏旅館》。本屆決選入圍作品有王安憶《天香》、賈平凹《古爐》、閻連科《四書》、黎紫書《告別的年代》、格非《春盡江南》、嚴歌苓《陸犯焉識》,其中除黎紫書為馬來西亞華人,其餘5人均來自大陸(嚴歌苓擁有美籍)。

評審標準受外界質疑

而香港作家董啟章的《時間繁史》和旅台的馬華作家李永平的《大河盡頭》原本呼聲甚高,卻雙雙落榜。由於董、李兩人作品均為連環系列的終曲,前3屆也曾入圍,沒想到終曲卻不獲青睞,評審標準引起外界質疑。

對此,本屆紅樓夢獎召集人、香港浸會大學林辛謙表示,大陸作品入圍數量多並非首次,以首屆和第2為例,7部作品有5部來自大陸。中國大陸作品一向入圍多,林辛謙認為有客觀因素,因為中國大陸作家多,出版社也多,主辦單位收到的報名作品也是最多。此外,對於李永平與董啟章未能入選,林辛謙表示,部分評審委員認為《大河盡頭》(下)的出版和其期待有距離,而《時間繁史》每一部的風格不同,可能評委比較欣賞之前的風格。對於今年沒有台灣和香港作品入圍,他說確有遺憾。

#終曲 #作品 #大陸 #中國大陸 #入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