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軍聯合實彈射擊日前在屏東九鵬基地實施,飛彈的命中率較去年高出甚多,然對比六月底大陸「神舟九號」完成了太空任務、第一次進駐天宮一號及最長的載人飛行任務等「趕超美俄」航天實力,國軍此次的實彈射擊操演中無論是雄二飛彈的脫靶或是數架靶機的意外墜毀,皆凸顯了戰備訓練的不足。

對岸的太空任務表徵於外的雖是在材料、結構、遙測及光電等航太科技長足進步,然實質上卻是軍事科技總校閱。如:神舟九號四次變軌飛行,其精準度較人造衛星正確入軌作業與彈道飛彈所要求的「圓周誤差公算」更高;另分別部署於印度洋、大西洋及太平洋的遠望級測量船對神州及天宮對接動態的掌控,顯現其對地球軌道上的人造衛星均能有效監控;而地面email的成功傳送、胡錦濤在控制中心與三位太空人清晰影像及語音構連,顯示其透過天鏈中繼衛星的C4ISR技術已臻成熟,在在顯現其太空計畫與軍事科技間的相輔相成。

有鑑於大陸太空與軍事科技發展的跨代進步,日本早已如坐針氈。故在二○一○年的《防衛計劃大綱》中提及由鹿兒島到沖繩一帶「西南諸島」防衛能力的加強;並透過北韓飛彈威脅的擴大渲染,使國會參眾兩院一致通過刪除原訂於《獨立行政法人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法》中對太空研究開發「和平目的」限制,意即未來日本太空科技的成果可轉用於軍事領域。

反觀國軍漢光演習,海空軍仍昧於敵情的進行戰力東遷,陸軍也不遑多讓的演練不切實際的南北長程跨區增援。六月間,驗證地面火力運用的聯勇操演竟未安排戰車演訓最為重要的「行進間射擊」科目,形同將戰車自走砲化;甚至在去年戰備抽測中連續失效的麻雀飛彈,至今也只得到了飛彈火箭推進器異常與靶機雷達截面積因素等空洞的解釋,卻未檢討飛彈倉儲環境及部隊的戰備訓練,且未於今年進行補測;凡此怠忽訓練的種種,實在令人無法苟同。

若盱衡國際現勢,當下在太平洋展開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來美國所主導規模最為龐大的多國海軍演習;參與的二十二國中,除演習的假想敵||中國外,整個西太平洋國家沒獲邀參加的也只有我國;對照年初總統大選前,海軍計畫前往亞丁灣護航國籍商漁船時美國私下反對的立場,足示其官方對於「棄台論」雖然再三否認,但其企圖由日本、琉球及西南諸島,跳過台灣而與菲律賓構連第一島鏈的戰略卻不言可喻。

當對岸的軍事實力已達九天之上時,國軍該如何以不對稱的思維善用有限的預算,建構藏於九地下的固守與嚇阻能力,並強化部隊的戰備訓練工作,或許是馬英九總統在宣示釣魚台主權「一寸不讓」前,所更需要深思的。(作者為軍事部落客)

#軍事科技 #訓練 #太空 #飛彈 #戰備 #太平洋 #衛星 #日本 #國軍 #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