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黨權改組,或有謂新潮流系獲得三席中常委是大贏家,也有人宣稱新(潮流)蘇(貞昌)連(綠色友誼連線)獲得六席中常委,是蘇貞昌掌握過半中常委,上述說法都言過其實。這十多年來,民進黨歷屆中常會或因個別換票、抽籤,而使不同派系的中常委席次略有消長,但派系力量始終鞏固;民進黨的問題不在哪個派系多拿了一席中常委,而在於如此僵固的權力結構,也讓民進黨的進步論述與執政想像陷入停滯。

擁有列寧式政黨的軀殼,民進黨從十多萬黨員中,選出五百六十名全國黨代表,再選出卅名中執委,最後的十名中常委選舉更是換票大串聯;以三名中執委選出一名中常委來看,即可回推擁有多少黨員數才能選出一名中常委。既然可動員的黨員票都掌握在派系或黨員大戶手上,中常會的結構當然數十年如一日,大致都以新系(二到三席)、謝系(一到二席)、蘇系(一點五席)、綠色友誼連線(一席)、游系(昔日正義連線與獨派匯流,兩席)的比例分布。

也因此,此次傳出中執委選舉一票卅萬的價碼,比較可能的狀況應非賄選營利,而是換票;「既然你需要我的一張黨代表票,那就負擔過去兩年我代繳的黨費。」此說在民進黨的黨權選舉裡,幾乎是公開的祕密。

派系掌握了最高權力機構,派系共治於是成為民進黨的政治傳統。不過,可別以為民進黨的派系共治是像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一般,透過內部會議的權力折衝展現最後權威。相反地,民進黨的中常會幾乎是不議決政治議題,其派系共治取決於派系領頭人的政治利益,卻表現於派系立委政治性發言與彼此的合流或攻訐;若無法搞定前者,即可能面對一場腥風血雨的政治鬥爭。

在如此緊密的權力結構下,直選的黨主席因為擁有黨的「話語權」,而成為民進黨的另一個權力軸線;當黨主席權力大,派系勢力即式微,反之亦然。四年前,扁案重擊民進黨當時派系,導致當時的黨主席蔡英文得以在民進黨內所向披靡;四年後,蘇貞昌在若干派系抵制的夾縫中當選,加上還有「另一個太陽」蔡英文,其黨內政治處境遠比蔡英文艱難。

最明顯的例子在於蘇貞昌有意邀請謝長廷主持中國事務委員會,卻因新中執會尚未產生,延宕迄今。這代表長年受獨派與非新系抵制的蘇貞昌,未來必須不斷在派系意見中作妥協;如果新任黨主席必須時時刻刻斟酌獨派意見、擔憂派系反撲,如何期待民進黨能在兩岸議題上有大開大闔的突破表現?

這場黨權改組到底誰贏誰輸?其實都是假議題;民進黨真正該關心的是,新任的黨主席是否能蓄積足夠的政治能量,打破民進黨的派系醬缸,引領新的民進黨執政論述。至於這些派系政治人物,如果還為了抽籤手氣好,多得一席中常委而沾沾自喜,那這樣的民進黨真的是沒救了。

#蘇貞昌 #派系共治 #黨主席 #中常委 #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