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醒來,扭開床頭燈,看著枕邊人熟睡的側臉,聽著規律的鼾聲時,鏡中的自己大概不外乎是佟振保或顧曼楨吧。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道破佟振保「得不到的最好」的心理。「半生緣」的顧曼楨則是「一樣東西一旦屬於她了,她總是越看越好,以為它是世界上最最好的。」

佟振保們常自問若當時多些衝動,現在是否會多份感動?顧曼楨們拒絕揣測別人的胸膛有多溫暖,多少帶點自我安慰的況味。

佟振保們的內心往往有不可告人的悲壯,終其一生也不明白究竟值不值得。顧曼楨們的世界看似乏味,日子久了,卻也油然而生一種固執的快樂。

世上有這麼多個佟振保與顧曼楨,在夜闌人靜時各自有著心事。他們都有(過)一段最好的戀情,且都同意: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

#曖昧不明 #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