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美,體育是學校教育的一部分,運動比賽不是拚得你死我活為了獲勝,而是榮譽感和歷史傳承。

今年2月,「哈佛小子」林書豪風靡全球時,大陸體育界也為之驚豔。評論家有興趣的不是林書豪在NBA的成就是否超越姚明甚至「小飛俠」布萊恩(Kobe Bryant),而是「非專業體制的訓練模式,為何能培養出高水準的華人籃球運動員」?林書豪是怎麼兼顧哈佛生和NBA明星這兩大「壯舉」?

林書豪現象引大陸反思

論者指出,很重要的關鍵是,美國從國中開始就發展體育教育,學生可自由選擇各種體育隊和俱樂部,經過各項考核後,分到不同等級的小組接受指導和訓練;經過層層選優汰劣,高中之後競爭更加激烈,大部分美國學生會選擇一項運動為主要發展方向,在群體中培養競爭和團隊合作意識,水準逐步提高,甚至達到專業級。

美中體育和教育交流協會會長劉向榮表示,美國所有孩子都會參加並至少喜愛一項運動,如果孩子不喜歡運動,會令家長非常焦慮和難堪;此外,美國中學生升學壓力低,有充足時間參加體育運動。這樣的社會氛圍,讓美國的學校非常重視學生體育運動。相較之下,北京清華附中馬約翰班擺明要選體育菁英,普通學生一開始就注定無緣。

有了中學墊基,歐美大學的運動賽事自然成為校園生活的一部分。例如哈佛與耶魯1875年至今的年度美式橄欖球比賽,英國牛津與劍橋大學1829年至今的年度划船賽,以及美國史丹佛大學和柏克萊大學、美國加州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與洛杉磯加州大學、杜克大學和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的校際比賽,都是全校參與的年度大事。運動比賽不是拚得你死我活為了獲勝,而是榮譽感和歷史傳承。

國中開始培養運動習慣

體育教育的價值被發揚光大,「運動員」與「名校生」可以同時兼得。事實上,美國的奧運選手大多來自大學;大學不僅培養和選拔了大批奧運選手,更培養了職業聯賽選手,包括奧運和非奧運會項目,如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選手80%來自美國大學生籃球聯賽(NCAA)。職業聯賽培養機制加上美國雄厚的經濟實力、數量眾多的大學以及大學良好的體育氛圍,源源不斷地為奧運會和職業聯賽輸送人才。

一項運動需要一定數量的運動人口,才會發揮規模效應。北京理工大學以男足出名,教練金志揚說,如果中國有100所北京理工,就是中國足球騰飛之時,「但100所北京理工需要一千所足球中學、一萬所足球小學去支撐。」

而在美國,一所大學如果要參加某項全國大學生聯賽,學校本身除了要有該項運動校隊,還要有其他運動項目校隊;一般說來要有5個大項運動校隊才可能參加1項以上的全國大學生聯賽。這使得美國大學不會偏廢某些運動項目。

職業聯賽儲備運動人才

此外,美國大學運動員參加學校校隊有一定的學業壓力,SAT或ACT(美國大學入學測驗)成績太差還進不了校隊,拿不了獎學金。參加國際比賽的美國選手往往有大學學歷,或根本就還是大學生,因此退下運動員身分後較少就業壓力,培養成本和代價也比較低。

如何向美國看齊?北京師範大學體育與運動學院院長毛振明建議,根據不同運動的特點,在設備較佳的大學、中學和小學校設立「任務學校」,由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共同委派任務,每個「任務學校」負責1至3個校隊,同一運動項目的不同階段學校可對口聯繫,形成各個專案「一條龍式銜接」;競技體育經費專款下撥給各任務學校專用,遇重大國際比賽時,任務學校可單獨或聯合組隊代表國家參賽。

#體育 #美國 #大學 #運動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