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大劇院後台,一群《貓》演員正準備登場,包括兩隻純種「台灣貓」。達姆拉(原住民名字)和簡道恩是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的學長和學弟,今年初兩人勇闖對岸,成為中文版音樂劇《貓》一員。談起過去長達3個月的變貓訓練,達姆拉笑說第1天練完就想家了,歷經一番寒徹骨,「演完《貓》後,演其他戲沒在怕啦。」

8月17日是《貓》在上海首演的大日子,擔任要角「火車貓」的達姆拉,回想正式上台那一刻,只有「緊張」兩字。演完後,卸下全身汗如雨下的行頭,包括假髮、緊身貓裝,只有「爽」字足以形容。擔負舞群重任的簡道恩,跳完第一幕最後一大段舞蹈,笑稱在後台倒了10分鐘才恢復元氣。

裝貓尾巴 不斷被絆倒

巨蛋演出,達姆拉曾以在地群舞者身分參與,當時看著台上演員好不羡慕,如今「升格」為貓的一員,才知道貓不好當。

要成為貓,每天得從早上9點排練到晚上6點,不僅練芭蕾,還要練少林功夫鍛練身體穩定度。排練2個月後,每位演員終於拿到一只貓尾巴,「一綁上身體,不是被打到就是被絆到。」

訓練3個月後終於熬出頭,但更大挑戰還在後面。音樂劇結束上海61場演出後,還將巡迴西安、重慶、廣州、北京等地,總計要演出160場,如何讓身心保持最佳狀態是考驗。簡道恩玩笑比喻:「我們的工作就是扮貓,而且是要打卡的貓。」

音樂劇中,每隻貓都有不同個性,在分配角色時,外國導演必須看準歌手的特質。簡道恩對於角色「龐斯沃」很認同:「年紀輕,活潑又好動。」達姆拉對「火車貓」也情有獨鍾:「愛乾淨,喜歡說故事,因要求甚高而有不滿性格。」

熱愛表演 演唱舞全包

達姆拉和簡道恩轉投音樂劇舞台,因為他們在校時已經清楚知道,進入舞團不是他們人生志向,而希望舞出更自由的天地。在成為貓之前,簡道恩是香港迪士尼樂園的巡遊舞者,達姆拉陸續參與音樂劇《渭水春風》、《木蘭少女》等演出。

達姆拉說自己想成為音樂劇演員,與學習背景有關。他從小學鋼琴,就讀復興戲劇科高一時,有名舞蹈老師看他筋骨靈活,自願收他為徒,沒想到高中畢業順利考上舞蹈系。音樂劇要求的三棲條件「演、唱、舞」,達姆拉就這樣一路串起來,至於歌唱,要感謝他排灣族的天賦嗓音。

至於簡道恩從小也學鋼琴、小提琴,雖轉往舞蹈發展,但在他腦裡,永遠忘不了小學時看的那片音樂劇《貓》DVD,「我想未來我也要跳那樣的舞。」如今拜大陸經濟起飛、文化市場繁榮,達姆拉、簡道恩終於夢想成真。

#音樂劇 #排練 #身體 #上海 #簡道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