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財經報導指出,未來人行將更積極在二級市場買賣國債,作為投放基礎貨幣的管道。此一趨勢不但代表了大陸在金融思維上的重大轉變,也意味大陸金融體制的進一步自由化。人行進入公開市場中買賣,是向市場機制靠攏,有助於脫離計畫性與管制性的金融政策性格,並且採取輔助性與導引性的政策。這個變化使大陸金融真正步入現代化,也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必要基礎,對於台灣的金融業更是個利多。但更重要的是,尊重自由市場的精神,可以繼續從貨幣政策擴散向其他金融領域,這絕對是台灣以及世界各國所樂見的發展。

過去大陸的貨幣政策,偏重支援外向經濟政策,為穩定對美元的匯率,以釘緊外匯占款為中心。當出口增加造成外匯存底升高時,人行必須增加貨幣供給,反之就要從貨幣市場回收資金。所以,要增加或減少基礎貨幣,主要的考量不是調節經濟發展,而是讓出口更能帶動經濟發展。在這樣的金融思維下,貨幣政策手段偏向使用存款準備率及行政指導措施,以大規模強勢手段達成政策目標,手法粗糙而且欠缺現代化的精神。

未來人行將改變基礎貨幣投放方式,藉由在國債二級市場中的公開操作,以買入國債方式向銀行投入貨幣,或以賣出國債方式向銀行回收貨幣。這種方式溫和而漸進,透過市場機制發揮效果,從點到線再到面,不但可以強化銀行在貨幣政策傳導上的功能,也可以擴大、深化大陸國債市場。

2011年大陸國債發行總額約2千2百億美元,為日本的1/9、美國的1/10。以交易量來說,2011年大陸國債的銀行間交易量略低於1兆4千億美元,僅為美國聯邦公債全年交易量的1%。台灣公債的年發行量雖僅200億美元,但是2011年的交易量,卻達到大陸的1/4,顯示國債市場仍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目前大陸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3.33%,比美國的1.68%及德國的1.53%高出許多,美德兩國國債收益率偏低,是因為避險資金湧入,大陸相對偏高,則顯示國債市場冷清。人行最近在「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曾表示,將運用逆回購、正回購、央行票據、存款準備金率等工具調節銀行體系並引導市場利率。不過,回購和票據只是短期貨幣工具,要調節分配經濟體系內各種長短期資金供需,必須使用中長期政府公債工具。美國聯準會2011年採行「扭轉操作」,就成功的壓低長期利率,以刺激長期的投資需求。

人行貨幣政策緩步邁向在國債市場公開操作後,不再釘緊外匯占款將有助於金融體系擺脫對美元的依賴,國債市場的發展更攸關人民幣國際化的成敗。美元能夠成為世界各國的主要外匯準備,除了貨幣制度的安排以外,龐大且蓬勃的聯邦公債市場,發揮了優異的價值儲藏功能,更是主要原因。人行貨幣政策走向公開市場操作,可以推動國債市場的擴大及完善,外國人會更願意持有大陸國債,人民幣國際化才能真正落實。

對於將與人民幣直接匯兌的新台幣而言,人行的這個轉變將有利人民幣在台灣市場的發展,善用大陸國債市場,也可以降低台幣的美元風險。台灣的銀行業以及證券業一向嫻熟公債及相關商品的操作,尤其是對於操作以國債為基礎的附買回或附賣回等附條件交易(也就是大陸的正或逆回購)非常有競爭力。台灣金融當局應密切注意這個發展方向,在兩岸未來的金融安排中,要為台灣業者爭取更大的發揮空間。

#大陸 #操作 #貨幣政策 #金融 #國債 #大陸國債 #貨幣 #人行 #台灣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