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對海軍一六八艦隊少將艦隊長張鳳強操演越界案宣布因罪嫌不足,不起訴處分。即使軍法還以清白,但是名譽已經受到傷害,「國家、責任、榮譽」的信念輕易地被摧毀殆盡。本案對國軍造成的信心危機,其傷害的程度可能更甚於林益世的貪汙案。此實是國軍官僚文化所致;戰備整備已非首要,自保才是優先考量。

台灣東北海域為一六八艦隊的責任區域,該區域為台灣與日本交界區,地理位置特殊,水文環境非常複雜。張鳳強身為一六八艦隊長,於操演時掌握區域優勢,發揮平時戰場經營成果,實乃人之常情。過去對違反紀律處理的原則是「懲先刑後」,也就是先經「人評會」依過失內容檢討行政疏失,如有具體違法事證則由「人評會」建議移送法辦。曾幾何時,軍中採行了「刑懲並行」,「人評會」不再有建議的功能,動輒移送法辦。而輕易移送法辦就可輕易毀掉一個人才。

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崇尚民主法治的國家,面對中國大陸的「一黨專政」體制,我們的最大優勢在於所擁有的「民主價值」,亦是我們最高的戰略指導。為落實「文人領軍」的理念,國軍的「軍文關係」應該是:「軍人專業,文人掌控」。「軍人專業」要以戰略邏輯為基礎,服從文人領導。「文人掌控」則講求政治理性,並尊重軍事專業。如今《國防法》及《國防部組織法》立法通過已超過十年,文人在軍中的比例反而逐年降低,初期徵募的文職人才多已流失。因為未受到尊重,且無法適應軍中的官僚文化,體制上又無向上發展的空間,遂一一求去。國防部似乎對於用法(刑法)較感興趣,而對《國防法》的立法精神則缺少了一點尊重。

當前國軍面臨諸多迫切的問題,面對中國大陸快速的軍事現代化,相形之下,整體軍力已大幅地傾斜。對內則國防預算無法滿足需求(包含建軍、作業及維持費),兵員不足,人才流失、士氣低落等。加上「募兵制」配套措施不良,消耗龐大的預算,卻無法招募到所需要的人才。這些大多屬於結構性、系統性及體制上的問題。需要推動「國防改革」,以求根本解決之道。否則,將永遠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消耗大量國家資源,戰力卻無法提升。

推動「國防改革」,最根本的挑戰在於改變「人的行為」,而不是策略、制度、文化。由「人」的思想行為改變,產生影響策略、制度及文化的改變。現在是網路作戰的「資訊時代」,講求多元整合,領導者必須敞開心胸,接受不同的意見,才能建立全方位的視野,發展願景與策略,重整組織,發掘人才,推動變革。所以,要達到「國防改革」的目的,必須放棄舊有「一元化」的單向思維,以新的思維培養未來的領導人才。

美國總統歐巴馬為紓解財政困難,宣布按計畫,分階段,逐年自阿富汗、伊拉克撤軍,緊接著開始刪減國防預算,其中以陸軍首當其衝。陸軍受命後,陸軍參謀長雷蒙.歐迪厄諾上將在《外交事務》上發表〈美國陸軍正在過渡時期〉,說明美國陸軍必需調整的理由。另外,今年七月《經濟學人》報導,為了填補三八○億英磅(相當於五九○億美元)的國防預算赤字,隨著自阿富汗的撤軍,英國陸軍將在二○二○年以前裁減一萬九千人至八萬二千人。陸軍的將額將予以減少,少將從二十六員減至十八員,中將從十員減至六員。

以美國及英國軍力之強大,仍需隨著政治、經濟及社會環境的變遷而不斷進行調整改革;如果我們的軍人不能以開放的心胸和客觀的戰略邏輯,來面對國防及國家安全問題,又如何指望文人尊重軍人的專業,而在政治上做理性的決策與領導?

(作者為海軍備役中將,曾任一六八艦隊長)

#軍人 #專業 #領導 #一六八艦隊 #文人 #陸軍 #尊重 #國家 #人才 #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