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表示,慰安婦是自願去賺錢的,引發國內一陣譴責。其實韓國總統李明博本月十五日在「光復節慶祝大會」致詞表示,慰安婦是戰爭時期女性人權問題,是違反人類普世價值和正確歷史觀的行為,他呼籲日本政府採取負責任的措施。這是二十年來受害國領袖對日本政府所發出最嚴厲的指控。

二戰期間,日本軍國主義者在其本國、殖民地和占領區建立「慰安所」,強徵亞洲婦女充當軍中性奴隸,剝奪其等人身自由,這是二十世紀人類最大的災難,也是人類最大的恥辱之一。但被害人的損失迄未獲得補償,多數慰安婦阿嬤痴等一生,直到吐出最後一口氣,仍等不到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與賠償。

從一九九二年以來,亞洲各個受害國家的慰安婦支持團體就緊密的團結起來,除了一年一次或數次在不同國家舉辦「同心協力會議」,聽取被害人控訴、交換情報,並向日本大使館示威抗議外,各國支持團體也進行交流互訪、相互聲援。被害人並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國際勞動組織、國際法律人協會及日本辯護士聯合會陳情,慰安婦的悲慘遭遇終於獲得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國際間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的聲浪也越來越高。

聯合國呼籲日本政府承擔違反國際法的責任,並採行賠償被害人及懲處罪犯等措施。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士被迫發表聲明,表示:「戰爭期間的『慰安婦制度』嚴重損害許多婦女的名譽和尊嚴,我願借此機會表示深刻的悔恨和真誠的道歉」。一九九五年,為紀念二戰結束五十周年,村山首相於七月間成立「亞洲婦女和平國民基金」,向民間募集款項,發放所謂「慰藉金」給台灣、南韓及菲律賓的慰安婦被害人。然而被害人對日本政府的做法甚感失望,認為日本政府欠缺誠意,以民間補償方式逃避其法律責任,對她們的尊嚴造成二度傷害,因此她們明確表示「要尊嚴,不要施捨」,拒絕了國民基金。橋本龍太郎繼任日本首相之後,雖承認日軍強徵亞洲各國婦女充當慰安婦的事實,但仍否定日本政府應負法律責任,堅持只有「道義責任」。

其後包括台灣、中國、南韓與菲律賓等國家的慰安婦被害人,紛紛在日本法院起訴,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總共九個官司全遭敗訴判決確定。日本法院罔顧被害人提出的大量明確證據,未針對日本政府侵害原告人權的滔天罪行進行釐清認定,一意的為日本軍國主義者的野蠻行徑開脫罪責,更嚴重的曲解國際法的精神,袒護日本政府,做出不符世人期待的冷血判決。

面對國際責難,日本政府充耳不聞,其中學歷史教科書一再美化侵略罪行,顯示日本政府毫無反省之意。過去在野時推動立法賠償慰安婦不遺餘力的民主黨,在取得執政大權之後,並不想改變自民黨的保守政策,以致賠償問題依舊懸而未決。慰安婦痴等一生的公道,看來是永遠討不回來了;時間無法風乾慰安婦阿嬤的眼淚,也將在人們淡淡地憐憫中繼續的流著。(作者為律師,前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董事長)

#賠償 #國際法 #慰安婦阿嬤 #慰安婦 #日本政府 #婦女 #尊嚴 #人類 #被害人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