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底,內政部公布各政黨財務決算報告,二○一一年國民黨的總收入為廿一億八千萬元,總支出更達卅五億一千萬元;其中,中央投資公司解繳的股利占了其中近七成的收入;如果計算過去六年國民黨黨產挹注黨務的經費,更達一○七億七千萬元之譜。很顯然,黨產實在太好用,讓國民黨捨不得丟,而先前宣稱的「黨產歸零」、「黨產處理最終方案」,原來都是誤會一場。

國民黨不喜歡人家說他的黨產,認為在野黨把這議題當成「選戰提款機」,但國民黨顯然也知道被形容成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實在有礙觀瞻,所以不斷地重新包裝黨產問題。姑且不論二○○五年馬英九初任國民黨主席,即明確提出「務必在二○○八年以前將黨產清理完畢」的政治支票;二○○九年,馬英九二任國民黨主席,也宣示提出「黨產歸零」的最終處理方案,宣稱除保留黨工離退金與黨務運作經費外,剩餘款項捐作公益,未來競選經費將以募款為主;還要把中央投資公司「限期出售」。

但很遺憾,中央投資公司到現在還是「活跳跳」,就連現在國民黨中央所屬的八德大樓都是中投所有。而國民黨宣稱黨產都信託了,但其實黨產信託後的所有權、經營權都還是國民黨中央在掌控。過去三年,國民黨的總收入裡,有將近八成來自股利的收入,一年的股利挹注,民進黨五年都花不完。

至於股利怎麼來?這本政黨財務決算報告沒交代,但以二○一○年解繳的股利廿九億元為例,如果獲利率是十%,股本就是兩百九十億元,如果五%,更達五百八十億元。國民黨迄今還有數百億元的黨產當靠山,台灣還談什麼政黨競爭?

很難想像,台灣早在二○○四年即開始施行《政治獻金法》,嚴格限制在選舉期間可捐贈給政黨或參選人的政治獻金金額與捐贈人資格;卻在國家法令背後開了一個後門,不但未禁止政黨經營事業,還允許黨營事業以黨產無限制地挹注政黨與其所屬候選人。此不僅紊亂了正常的經濟競爭體系,更毀壞了民主政黨間的遊戲規則,其邪惡實在無庸贅言。

談到為何不處分黨產?國民黨總說:「每次中投股權標售都流標」。既然如此,何不開個數,要留多少錢來處理黨工離退與作為黨務發展,其他的就依先前承諾「捐作公益」。不斷以流標作為延宕黨產處理的理由,到底伊於胡底?

民國八十年,幾位年輕的政治財經學者合著了《解構黨國資本主義》這本書,深入解析國民黨黨產之惡,迄今猶記得當時觀看此書時心中之憤怒。廿一年過去,政黨也二次輪替了,國民黨居然猶抱黨產半遮面,這是台灣的民主之恥,實在應鳴鼓而攻之。

#收入 #中央投資 #宣稱 #股利 #挹注 #國民黨 #政黨 #更達 #黨產 #黨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