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波散文詩〈往昔〉的句子:「往昔,如果我的記憶清晰,生活是一場盛宴,那兒所有的心靈開敞,醇酒傾溢。某個黃昏,我讓『美』置於膝上──我卻發覺它面露愁容──於是我推開它。……」

老教授伊薩克從斯德哥爾摩到瑞典西岸的隆德接受榮譽學位,出發當天,他決定跟兒媳婦自己開車去。途中經過他童年度假的別墅,他們下車小歇片刻。伊薩克在樹蔭躺下。這是阿龍叔叔的命名日,粼粼陽光裡,初戀情人、年輕的表妹莎拉著白色的洋裝,拿著柳條編的提籃,摘採盛夏中遍地生長、阿龍叔叔喜愛的野草莓──然而,伊薩克自己的哥哥,歡快的齊格飛突然出現在莎拉身旁,向她索取熱吻。莎拉起先拒絕,隨後半推半就地答應了。

「後來,──」伊薩克教授回憶說:「莎拉嫁給齊格飛,生了六個小孩,到七十五歲依然美麗。」

英格瑪.柏格曼的《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是回憶的旅程,一次衰老到青春的生命之旅。

影片最後,年輕的莎拉牽著老邁的伊薩克,走向林間陽光燦爛的空地,另一頭,他看見自己的父母,正向他殷殷揮手。

夢境虛實間,伊薩克流下感懷斑斕的淚水。

#往昔 #回憶 #野草莓 #叔叔 #齊格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