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也是父親中風坐輪椅之後,才開始注意到殘障斜坡的存在,也才發現至少八成的殘障坡道是為了檢查而做的。

有些陡到前面一人拉、後面一人推才上得去,下坡時就變成恐怖溜滑梯,有一次為了阻止父親的輪椅像雲霄飛車ㄧ樣滑下去,本人狠狠摔倒在地上。

爬起來沒有生氣,祇有嘆氣,我心想:「難道貴單位的家中沒有人坐輪椅嗎?還是他們從不被允許出門?」

就像素食者和親朋好友上館子需要特別打理而被認為是麻煩一樣,許多輪椅族也如此被看待,但外出用餐對身障者是很重要的重建自信的管道,試想,吃一頓飯都搞到自己也嫌惡自己,他們心理不健康本人覺得很正常。

不必特別憐憫,只要給一個可以走的殘障坡道就好。

父親坐輪椅的那些年,若載他外出,本人經常一路想「那裡會不會有殘障坡道?」抵達後開獎,沒有是很正常的,阿母和我就一人搬頭一人搬腳,直接用扛。

父親過世後,每到餐廳或到車站、醫院、學校等等的公共場所,本人還是習慣先看殘障坡道,從有沒有殘障坡道就可以知道這一家的人道精神是講真的還假的。

#一人 #殘障坡道 #父親 #輪椅 #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