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日前宣布,明年起對國內電力採總量管制,將以分區概念控管用電需求;未來國內重大投資案要先送經濟部能源局審查電力額度,用電需求超過該區供電上限者,則不同意該投資案。表面上看,這是顧及節能減碳、控管電力使用,但實質上則可能有其它潛在的後遺症,不論從理論或實務上看,都存在著謬誤的危險,經濟部千萬別做此蠢事。

經濟部能源局依據能源政策綱領研擬《能源開發與使用準則》,規定未來凡是用電量超過廿五MW(百萬瓦)的重大投資案必須先作「能源評估」,其機制類似於現有環境影響評估制度。能源局把全台分成北、中、南三區,如果其需要使用的電力超過該區可供應者,廠商需要自行提出解決方案,否則過關機率低。此方案預定年底前公告,明年起實施。經濟部認為此方式除了可控管電力使用外,也能鼓勵廠商多到供電量較充足的中南部設廠,不要一味往北部擠。

此一方案實施後的後遺症,首當其衝者,當然是重大投資案的審查與通過,除了過去固定要提交的環境影響評估外,又增加更多的行政程序,變得更為繁複;這其實是開「簡化投資審查程序」的倒車,更與政府為了救經濟,急於提振民間投資、鼓勵廠商設廠的政策不符。二來,這套準則充滿著「人治色彩」,企業的重大投資案,除了要通過如少林寺「十八銅人陣」般難過的環境影響評估外,未來還要加上能源審查程序,且這個程序讓政府或委員會決定投資案的生死的權限大幅提高。不禁令人擔憂,未來是否與政府關係好者,得到的助力會多些;關係差者,助力少而阻力多。其實,國際上評估一個政府對投資設廠審查的友善與否,除了行政效率外,也包括是否有過多的主觀決定標準,能源準則只是再增一個負面因素而已。

而更嚴重的後遺症則是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正常情況下,新興的重大投資案,其效益、前瞻性、甚至能源利用率,一定高於舊有的投資。政府以電力總量管制標準,卡死新興投資,長期而言,可能落入各項資源利用效率日低的陷阱而不自知。假設台積電有一新的大型投資設廠案,其投資報酬率高、產業關聯性強、技術也是全球最新銳者,但因電力管制因素而被否決;不過同時該區卻存在著許多虧損累累、產業前景黯淡、能源利用效率又低的企業。試問:難道不該淘汰舊有廠房、企業,以吸納新興投資嗎?但若適用這個能源準則,結果卻正好是背道而馳!

如果電力變成「稀有」的資源,廠商企業爭搶,政府或許不可能去決定哪些產業、哪些企業能使用充分的電力,但,政府不能決定,市場卻能決定。當電力變稀有財、需求大於供給時,政府該做的,是調漲電價。電價上漲代表廠商生產成本提高,此時獲利差、能源利用效率低的廠商,就被淘汰出局;多出的電力則正好可供獲利佳、能源利用效率高的企業使用。

而經濟部期望藉此讓企業多到中南部電力供應較充分的地區投資的構想,坦白說,華而不實。廠商投資設廠地區選擇有其基本邏輯,例如:原料供應的遠近、市場的接近性、上下游之間供應商的貼近性(即群聚效果)等。如果廠商原本選擇的是供電較吃緊的北部,但因為經濟部的能源準則,可能逼迫廠商要嘛取消投資,要嘛到中南部等相對而言,對其效率與效益較低的地區設廠。既然能源局已就電力供應做分區管理了,何不乾脆讓三個地區也有差別電價。北部電價高、中南部較低,透過價格機制,讓廠商自己選擇其最適宜、最有效益的設廠地區。

全球對經濟投資環境的評估中,提供充分且穩定的電力,一直是評比的重要項目。不久前印度發生大停電,超過六億人突然生活在無電的黑暗中,就讓外界對印度的投資環境重新評價。過去,政府的政策也一直是盡量能供應充分、穩定又低廉的電力給企業。如果因台電增設電廠困難,再也無法供應充分的電力給企業,那麼,至少把哪些企業、哪些產業該留、該淘汰,交給市場決定吧。其方式,就是提高電價,別無它途。而藉著市場做出的選擇,肯定比政府的能源審查準則做出的選擇,來得適宜、正確。

拜託經濟部別做蠢事,打消使用能源準則的念頭吧。真要節能、管控電力供需,就請善用市場價格機制。

#設廠 #審查 #企業 #廠商 #能源 #投資 #投資案 #經濟部 #政府 #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