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建會日前公布7月景氣燈號,連著9個月亮出代表景氣低迷的「藍燈」,這是1984年公布資料以來,第2長的藍燈期。面對「景氣燈號連9藍、GDP預測連8降、對中接單連7跌、對外出口連5摔、民間投資連4(季)減、領先指標連2滑」,雖然政府部門預期第三及第四季景氣將回溫,然而其本質是靠著去年基期水準低,致使數字得以相對美化,這樣的景氣回溫其實是不健康的數字遊戲。根本之道,我們認為政府應藉著增加公共建設與公共投資,帶領台灣經濟走出連「保一」都被質疑的景氣低谷。

政府多年來提出許多公共投資項目,例如愛台十二大建設;也提出多項未來前景產業,例如六大新興產業、四大智慧型產業、十大重點服務業等。凡此種種,政府應該當領頭羊率先跨入,一則為台灣經濟打下雄厚扎實的基礎,另一方面掃除外界對政府「口號治國」的質疑。因為台灣經濟多年來靠出口做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帶動力量,已經產生尾大不掉的危機,以至這些年來常出現「歐美經濟打噴嚏、台灣經濟重感冒」的現象。究其根本原因,在於台灣多年來產業結構所自傲傲人的中間財供應鏈已經拉得太長,在景氣良好時,固然因「神龍擺尾」,造就了許多上市櫃公司的蓬勃發展,但因中間財供應鏈是在「微笑曲線」底部,因此大多廠商的獲利成了「茅山道士」(毛利率只有3到4%);等到景氣反轉,超長的供應鏈就產生「骨牌效應」,許多「茅山道士」們都成了「保齡球瓶子」(只有挨打的份),一時之間都來不及轉型。廠商自救不及,焉能帶動經濟復甦?政府不出手,更待何時?

由於101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已經執行到8月底,因此我們原本寄望於明年度總預算能有積極作為,然而日前拍板定案的總預算卻讓人頗為失望。執政當局宣稱為刺激景氣,公務預算編列1,912億元、增幅3.3%,惟若連同基金附屬單位合計編列的公共建設預算,合計僅3,791億元,則呈負成長4.8%,公共建設預算規模創8年來最低水準。

我們可以理解,在財政困難的情況下,102年度總預算案的歲出與歲入勉強維持正成長,已經是費九牛二虎之力方得完成。其中歲出編列1兆9,446億元,較101年度預算數增加58億元、約成長0.3%;歲入編列1兆7,302億元,較101年度預算數增加4億元,約成長0.02%。其中歲入部分,還是從國發基金減資繳庫11億元拼湊而來,經建會主委尹啟銘為此發言力陳國發基金減資的嚴重性,認為勢將影響國發基金動能,並要求發言列入院會紀錄。根據報載,還有多位閣員,也為其部會預算被砍,紛表不平。

然而,這個引起多位閣員不滿的總預算,竟然沒有彰顯其對明年開創格局的雄圖,也沒有任何閣員力陳公共建設預算偏低不利經濟發展。「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乃是目前內閣的特色。也許陳揆有意振衰起蔽,但在財政拮据下,要增加公共建設預算,勢必需要削減某些部會的預算,而砍某些部會預算,就會出現外傳的火爆場面。

面對經濟衰退而公共建設預算反創8年新低,工程會與財政部只好尷尬地說民間資金充沛,未來公共建設不一定要靠政府部門預算支應,可以適度地運用壽險資金及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PFI,此次院會中稱「民間財務主導公共建設」,經建會曾譯為「民間融資提案」)。但金管會表示,壽險業的資金其實來自保費,是保戶的血汗錢,使用要審慎。因此,未來PFI勢將被強調為公共建設的重要資金來源。

PFI源於中世紀,近代最早採取PFI機制的國家是澳洲,用於1980年代末期,惟一般公認英國是使用PFI機制最有成效的國家。但PFI並不是取代政府預算支出的另類資金來源,政府仍須於民間機構開始提供服務後,以預算支付民間機構費用,因此工程會與財政部日前強調,以PFI作為政府預算的替代財源,此說仍有待商榷。一個針對英國的研究曾計算過,截至2007年10月為止的PFI合約總值為680億英鎊,但全體合約存續期間內英國納稅人需支付的總額是2,150億英鎊。顯然地,PFI仍追求將本求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綜言之,在經濟成長需要有帶動引擎時,政府公共建設應加速進行,預算編列應加把勁,國發基金也應帶頭參與投資六大新興產業、四大智慧型產業、十大重點服務業等。至於所需財源,國發基金股票資產多但現金部位少,可採取發行台積電ADR等措施於海外籌資,避免衝擊國內股市;政府部門則不要迷信PFI,須知在PFI機制下,民間要回收的總額絕對大於政府自籌成本的本利和。因此,政府財源應回歸基本面,建議陳揆不必那麼溫良恭儉讓,應當狠狠地砍掉某些部會不必要的預算;或是積極推動稅制改革、提高規費,讓M型社會的雲端人士為社會多作一些貢獻。「節流」兼「開源」,才是籌措公共建設資金的硬道理。

#國發基金 #公共建設預算 #經濟 #編列 #公共建設 #預算 #景氣 #總預算 #政府 #P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