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保羅‧艾倫與比爾‧蓋茲合組微軟公司,成為共同創辦人,並長期擔任首席技術長。艾倫為微軟設定最初的策略──結合高階語言和微處理器,也是微軟(Micro-Soft)命名的由來,取微處理器和軟體的第一個字。後來,艾倫罹患何杰金氏病(淋巴癌),1983年起逐漸淡出微軟。病癒之後,他運用從微軟所得的巨額財富,實踐各種知識興趣的探險,推動各種前瞻科學研究計畫,跨足大腦基因圖譜、天文觀測研究,並擁抱數位內容、搖滾樂、運動和慈善的事業。2007、08年,艾倫入選《時代》雜誌年度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2012年身價高達140億美元,在《富比世》富豪排行榜排名全球第48位。

自傳解開微軟早期的衝突與矛盾

艾倫的自傳新書《我與微軟,以及我的夢想》,是科技界期盼已久的著作。不但是1970年代個人電腦產業初期的重要文獻,也是近身觀察比爾‧蓋茲個性與領導風格的第一手資料。以史料而言,此書揭露了微軟與IBM訂下個人電腦關鍵盟約的完整過程;在技術上也揭露了DOS 2.0,艾倫堅持改走Unix架構而與蓋茲翻臉的失敗轉折。

作為創業夥伴,艾倫和蓋茲不但一起面對創業的艱辛挑戰與困難抉擇,也面對分享成果的權力矛盾。本書即毫無遮掩地直指他和蓋茲的衝突與矛盾。蓋茲對商業的熱情與艾倫對科技的熱愛的確是絕配,但蓋茲頑固、務實、精於商業談判和訴訟官司;艾倫則熱情、執著、對知識好奇、對軟體發展充滿長期使命。艾倫認為他們之間的差別,基本上是律師之子與圖書館員之子的差別。

蘋果的賈伯斯是大創意家,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則是一流的硬體設計師。但蓋茲和艾倫本質上卻都是通才,這對微軟而言是很大的優勢,但也意味著更大的矛盾。艾倫書中也證實外界的傳言:在MS DOS 2.0開發完成之時,艾倫罹患重症,卻無意間聽到蓋茲與當時的CEO巴爾默在討論:如果艾倫掛掉,要怎樣把他的股份弄回公司。這個事件使他下定決心離開微軟。艾倫自己對兩人的關係下了一個結論:「就好像一次失敗的感情。關係之中曾有美好的時光,可是負面的記憶同樣讓我難以忘懷。」

無限寬闊的夢想與才華

這個轉折,雖是情何以堪,但也因此使艾倫的下半生,更能盡情發揮多樣性的想像、興趣與才華,實現心中所有新奇的念頭。離開微軟後,艾倫創辦了知名軟體公司Asymetrix,並陸續投資軟體、科技、有線電視等事業。為了建構有線電視的關鍵內容,夢想建立最完整的體育線上資料庫,他買下職籃波特蘭拓荒者隊和職業美式足球西雅圖海鷹隊,並創立了艾倫大腦科學研究所,研究大腦基因圖譜,試圖解開腦神經病變之謎。此外,他也贊助「尋找地外智慧生物計劃」(SETI),打造世界最大的艾倫望遠鏡陣列,以觀測天文,企圖尋找外星的文明。他還與前衛建築師法蘭克‧蓋瑞共同設計建造「西雅圖音樂體驗館」,展現了數位互動音樂所有可能的創意。而他獨立投資的「太空船一號」,更是第一艘飛進太空的民間太空船。

艾倫在微軟的成就,已光榮寫入電腦產業的歷史。他的生平最令人羨慕的也許不是財富,而是他永遠能與天下英才合作,組成最佳創新團隊,不斷克服挑戰、實現新點子。在個人電腦軟體領域與蓋茲合作是如此,在「太空飛船一號」計畫與伯特‧魯坦,以及在大腦研究領域裡與艾倫‧瓊斯的合作也是如此。

1970年代是個人電腦革命的偉大時代,蘋果的賈伯斯和沃茲尼克夢想每個人桌上都有一部好用的電腦;微軟的蓋茲和艾倫則希望每一部個人電腦上都有好用的高階語言和電腦作業系統程式。夢想造就了微軟與蘋果的巨大財富。蓋茲與賈伯斯成就了兩個偉大的科技公司,而兩個公司的創業「二把手」艾倫與沃茲尼克,則都離開了原來創業的公司,帶著驚人的創業財富,自由自在揮灑於自己的夢想與人生。艾倫悠遊於知識與生活的夢想,與世界頂尖科學家、樂手與運動家探索人類的新領域;沃茲尼克則繼續玩樂於科技,並到小學教書。他們創造了「二把手」的典範人生,他們的故事已告一段落,我們等待著網路時代的偉大公司Google和Facebook如何創造更精彩的產品,更精彩的人生。

#人電腦 #艾倫 #微軟 #電腦 #創業 #研究 #夢想 #科技 #蓋茲 #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