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日前通過明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出規模近兩兆元,但在景氣低迷、正需要政府擴大財政支出之際,明年公共建設經費只有三七九一億元,比去年還少了一九○億元。行政院應該很無奈,因為,咱們的預算已經變成了「殭屍預算」。

健康而有彈性的預算編列,應該是扣除必要支出後,主政者仍有相當大的空間,根據當時國家社會的變化與需求,加上執政者對政事重點的不同,有較大的規畫與調整空間。

例如,經濟低迷,政府可增加政府支出、投入公共建設,讓政府支出扮演引擎的角色帶動經濟。失業嚴重,則多投注資源到失業保險、輔導失業者重回職場;如政府要大力推動自由化、開放市場,就要有一大筆資金挹注給產業損害救濟。如果這任政府是「環保政府」,就要有多挹注資源到環保領域的空間。如果認為都市交通瓶頸已造成國家競爭力的傷害,就砸錢做交通建設。如果認為六大新興產業對國家未來非常重要,就該大手筆投資。

民國八○年代,台灣的政府財政狀況良好,對執政者而言,那真是美好的年代。政府想搞六年國建,能一口氣推出八兆台幣的建設計畫,即使是分年執行,算算每年還是要花一兆元上下;當年總預算規模還遠小於今日,但推動六年國建期間,每年的公共建設支出,規模至少可達六千多億元。

政府還有餘裕拚命幫公務員調薪,那也是公務員調薪幅度最多的黃金年代。此外,政府也有能力搞減稅、發津貼;老農年金、兩稅合一、投資優惠減免,都在這段時間一一出籠。

但狂歡的轟趴總有結束的時候,揮霍的結果,是政府必要支出日增、但收入卻難以成長。這幾年時常聽到部會抱怨「幾乎編不出預算」,就是惡果來了。

八年前,當時的財政部次長陳樹就曾無奈的說,政府財政支出的主要問題,在依照法律義務支出與經常支出不斷增加,造成財政僵化;其中,有關人事經費、債務付息還本支出,就占了歲出過高的比例,結果政府能投入新興事業的資源日少。財政僵化、預算僵化,沒有人能根據國家目前狀況的需求調整預算,整個預算變成一具殭屍!

國外研究指出,一些國家能成功的完成財政調整,最重要的因素是:成功的削減政府經常性支出與移轉支出。這句文縐縐的話的意思,其實是說:政府要精簡人事(人事費是經常性支出最龐大的一筆)、及減少社會福利支出(即所謂的移轉支出)。

但台灣政府顯然做不到這點。因為,我們同時看到今年高普考錄取人數創十七年新高;雖然有部分公務員退休,新進人員是取代舊員。但想想公務員所得替代率達八、九成優渥的月退俸,其實這就代表納稅人要養的公務員─包括在職與退休者,是越來越多。

以後,看到政府總預算時,就可以想像一下「暫時停止呼吸」中的殭屍,一跳一跳的樣子…,咱們的預算就是那種鬼樣子。

#殭屍 #公務員 #公務員調薪 #支出 #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