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月餘的追蹤觀察,那顆在我眼前被母蝶產下的卵,已從破殼而出的小蟲成長到化蛹階段。

仍然在我眼前,這隻到了化蛹階段的終齡幼蟲選定一段自認妥當的細樹枝,吐繫粘絲完成化蛹前的定位,從此,牠將靜掛在這裡直至羽化成蝶。

三天之後,我又來看牠。這隻蟲有了大改造般的變化,牠褪去原有的黑色蟲皮,成為一個色彩鮮黃的水亮新蛹,待明日水亮褪盡,便是一個貌若黃葉的黃裳鳳蝶蛹了。

大自然充滿各色神奇,一個蝶蛹會假扮成一片黃葉躲藏在叢林之中!我為這巧妙的擬態感到著迷,但也常因此而苦惱。在蝴蝶生態調查過程中,尋找蛹是最具挑戰的工作,那彷彿是「大自然的尋寶遊戲」。一回,我追丟了一株食草上的四條終齡蝶蟲,最後只得求助當地山林高手。年長的山林高手數日之後來電話,告知四個蛹皆尋獲。這些蟲,竟越過一大叢竹子爬至避風處化蛹!我問山林高手找尋多久?他說:一個半小時。原來尋寶遊戲最關鍵的技巧,就在於耐心。

我從此修習尋找蝶蛹的耐心。風季裡,東北風強烈搖撼山林,蹲在林間仰頭尋找蛹的落腳處,常令人感到暈眩,原來這世上除了暈車暈船暈海浪,還可以暈森林。凡事熟能生巧,但尋找蝶蛹卻存在著無法突破的「角度」問題。有時發現,尋不著的蛹,一朝卻化成彩蝶靜掛在枝葉間晾曬初生的翅翼!牠甫離開的蛹殼,就在我慣常活動的範圍內,只緣枝葉巧妙遮掩,令我無論如何尋找仍敗於牠的隱身之術。也因如此吧!這美麗蝶族才能走過被大規模採蛹販賣、供作標本的年代。每當我苦尋不著蝶蛹卻忽遇彩蝶羽化時,為牠感到欣喜的情緒總遠大於尋不著牠的氣餒。

也許因為經常尋找蛹,有時候夢見自己也化蛹靜伏,在與外界隔離的小天地裡以書為糧,等待一場生命的蛻變。大風大雨時刻,我置身房內風雨不驚,也難免想起叢林中的蝶蛹。蛹期是蝴蝶生命歷程中最無懼風雨的階段,那靜待蛻變的小生命,也有蛹殼為牠遮風避雨。相較於幼蟲階段,蛹的存活率明顯高出許多,每當颱風來時,我的野外記錄總驗證著蛹的堅強。

蝴蝶的蛹期被科學書籍歸於休眠狀態,但當我碰觸到蝶蛹時,牠總會甩動尾部並發出聲響,試圖將我「嚇」退。這樣的休眠,每隻蟲進行的時間並不相同,我曾記錄過一個夏天結成的黃裳鳳蝶蛹,十九天即化成翩翩彩蝶;我也曾記錄到一個秋天結成的黃裳鳳蝶蛹,一季的等待過去仍靜懸於叢林之中,時光一週一週推移,與牠同時段結蛹的姐妹兄弟一一羽化後,牠仍沉溺於休眠歲月,我幾次懷疑牠已經靜靜死去,但當我輕觸牠,牠總「出聲」傳達存活訊息,一百七十六天過去後,牠終於化做一隻健壯母蝶,在我祝福的目光中飛向微風藍天。書中指出,世界其他角落也存在這般蛹期不等的蝴蝶羽化現象,科學家認為如此可以分散成蝶羽化後同時遇上惡劣天候的風險……

在深深山野裡看著一個靜止的蝶蛹,總覺那是一個醞釀夢想的奇妙搖籃,搖籃中生命由爬行而飛舞的轉化,是大自然最經典的魔法之一。在頻繁的野外調查過程中,研究人員很容易掌握蝶蛹羽化的時日──當蛹的上半部色澤轉深,便預告了牠明朝將羽化的消息。我隔日清晨若依訊前去守候,多能欣喜領略大自然的精彩魔法。

那在我眼前被母蝶產下,又在我眼前懸絲的蝶蟲,若能順利度過蛹期,在羽化前一日,也將向天地預告牠將脫胎換骨的消息,只不知那時候我是否有緣來到牠身邊,接收到這個訊息。

#羽化 #大自然 #眼前 #蛹期 #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