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取的侍應生搭乘軍艦到金門,先到金城總室報到和接受分發,約休息三天後才開始營業。人數最多時維持在一六○人左右,通常至少工作三個月以上才會離開,但也有人一做十餘年,其中綽號「蓬萊米」的小姐即是。

陳長慶說,小姐房內,僅有床、衣櫃、梳妝檯、椅子、水桶、臉盆各一,有些小姐會在牆上貼上喜歡的電影明星海報,跟台灣的妓女戶相似。

軍醫組在售票口貼上「性病防治須知」,提醒官兵「事前多喝水,事後要小便」,同時還記得要穿上「小夜衣」(保險套),以減少中鏢。

曾任特約茶室管理員十年的袁喜晉說,小姐通常在早上七時卅分以前起床,八時吃早餐,八時卅分準時上班。十二時至下午一時卅分午休,晚間八時打烊。

通常,上午七時卅分許,就有阿兵哥來排隊,三五人看著門口貼的小姐照片品評一番。官兵可在庭院走動,聽到自己的號碼就提「槍」上陣。

當年,金門沒有甚麼娛樂,官兵休假外出看電影,再到八三么打一砲,可說莫大享受。許多在外島服役的阿兵哥,就是在袍澤慫恿下,獻出他們的「第一次」。

不少人起初害羞扭捏,後來竟會吆喝其他弟兄同往尋歡,「失身」的人愈來愈多,「我有一支槍」的軍歌,被改編成「我有兩隻槍,長短不一樣,長的打共匪,短的打姑娘」,也算是天天枕戈待旦的軍旅生活中,排遺寂寞的難忘回憶。

有些侍應生生意興隆,連同加班票在內,一個月可賣出近一千五百張,平均每天五、六十張;但並非漂亮的肯定吃香,有些老戰士就專挑服務態度特佳,或床上功夫好的小姐,一起共度春宵。

也曾發生小姐的服務態度不好,出言嘲笑尋芳老兵不夠力,結果雙方大吵,老兵揚言要拿槍幹掉小姐,驚動管理員前來打圓場,也搞得人心惶惶。

陳長慶回憶,只要有新來小姐,金城總室會調動一些在同一個地點,服務時間較長的侍應生以增進官兵的新鮮感。

#陳長 #娛樂 #金門 #官兵 #八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