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大陸最受表演藝術界關注的禁演風暴,是去年在香港藝術節首演、由北京當代芭蕾舞團團長王媛媛編舞的《金瓶梅》,回到大陸本土,因尺度過火,被貼上有色標籤而遭禁演。銷售一空的門票,最後只能進行退票。因此,審批制度不僅影響作品能不能演,在無法售票的狀況下,團隊最終只能認賠。

遵循正常的程序,國話先鋒劇場經理傅維伯指出,在審批通過前,劇團是不允許公開進行宣傳或是賣票的,因此扮演社交媒介的微博就變得格外重要。大部分的劇團,會先透過微博散發新戲訊息,審批通過後,隨即在微博上大力催票。

受到審批制度的影響,大陸鮮見所謂預售票。台灣有些劇團,在劇本尚未底定前,就先開始進行售票,除了先測試市場反應,同時藉此籌措製作費用。此舉在大陸完全不可行,因為沒有劇本就無法報請審批,根本不可能賣票。

大陸普通的在地戲碼,以北京為例,在朝陽區的劇場演出,就只需送區審批,所需時間因此也比較短,工作天大約一到兩周。相形之下,港澳台以及其他國際的製作,審批程序甚為麻煩,以台灣來說,一路要先報批到市政府、文化部到國台辦,等待報批時間從2個月到半年不等。

不友善的審批制度已讓台灣團隊頭痛,等待審批的時間又是當地劇團的好幾倍,如此一來,又為兩岸文化交流與合作,增添另一道阻礙。

#售票 #賣票 #大陸 #劇團 #審批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