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尼塔如期訪中,日本,居然成為亞太之行的首站。理由很簡單,源自對美日軍事聯盟的重視,但潘尼塔此行不過是「應景」而已;中美雙方都不會因此訪而有任何收益。

回想一下希拉蕊在亞太地區「火上澆油」之舉,人們還可以對潘尼塔的中日之行有積極期待嗎?中美兩軍結構性矛盾找不到消解之道。所謂結構性矛盾,便是雙方在怎樣判定對方真實意向的問題上存在不同認知;不僅令雙方無法實現軍事互信,甚至還有可能「誤判」而生意外突發事件。

「美中衝突不可避免」的觀點並非空穴來風。美國戰略東移步伐的迅猛推進,既然中國已逐漸成為唯一能夠挑戰美國全球霸主地位的國家,而繼續「此消彼長」,這是美國所能容忍的嗎?中國的戰略思考需要進行調整了。筆者不反對中美軍事交流,而是主張相關表達須作出適應世情變異的修正。不論是對台軍售,還是抵近偵測,抑或是對軍事交流所施加的諸多限制,這都是美國所不可能改變的方向;比如,美國在此次軍事交流中對中國的航母意向提出疑問,甚至還就伊核、朝核等各類問題向中國提出要求,中國就不僅應該對美國在各地動武對合法性提出質疑,而且更必須就美國在所有問題上的「雙重標準」嚴詞抨擊;中國既可能因為中美軍事交流而加劇困境,但同時也可能因為雙方博弈而使自己加分;現在的關鍵問題:中國在中美關係問題上是否能順勢作出適當改變。

#應景 #意向 #中國 #美國 #中美軍事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