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來台攻讀博士班的Andy張,到中山大學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回想起過去的研究所生涯,Andy坦言,確實感受到兩岸許多差異。他表示:「原本在我印象中,來台灣讀書,跟去香港、澳門一樣,沒什麼差別,沒想到來台後,才發現兩岸還是有差異。」其中,中山大學研究所的老師和「Meeting制度」,讓他感受最強烈。

指導教授感染力強

理工學院的Andy,經常要接觸許多化學相關的實驗,而教導他的老師,就成了他學習的對象。談起老師,Andy感受相當深刻,他強調:「我的導師(指導教授),工作真的非常非常努力!」

老師勤奮的身影,也鼓勵Andy在研究上更加專注,他說:「從導師身上讓我感覺到,如果你想要得到什麼,你絕對要付出很多。」

Andy說,導師就好像給自己一個參照,對今後的研究工作有很大的幫助。「他那種強大的動力,能感染我們每一個學生,讓我們不要偷懶。」

除了老師的認真形象,令Andy感覺獲益良多的,還有台灣研究所的「Meeting」制度。研究所的「Meeting」,是指教授與學生,針對學生論文共同討論的時間。

能夠掌握研究進度

Andy比較兩岸的「Meeting」制度,強調自己只是部分,不能以小窺大,但也的確看過報導,有些大陸老師要帶很多學生,比較沒有時間和精力放在單個學生上,甚至有老師一個月才與學生見一次。

而Andy來到台灣,便感受到差異,他強調:「每周一次的Meeting,是我相當滿意的地方。」一周一次的「Meeting」,除了導師外,也有團隊其他老師會參與,他表示:「我們是多對多,除了跟老師外,也有其他同學。」

Meeting的過程中,Andy說,確實能夠感受到老師不斷督促我們學習、要求進度,老師能夠根據狀況,知道我們研究的進展。也能跟其他同學交流,學到非常非常多東西。

Andy補充,也許在大陸一些很好的學校,像是復旦大學,也會有相似的「Meeting」制度,但無論如何,來到台灣能親身體驗,對他來說,是相當值得的收穫。

#兩岸 #學生 #制度 #研究 #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