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行政院長陳冲批准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辭呈之後,又爆出環保署駁回總金額60億元的六輕四期(簡稱4.7期)擴廠申覆案,陳冲院長當面要求環保署長沈世宏「寫報告上來,釐清環評標準是否太嚴格」。這兩個事件,一方面顯示出陳內閣中存在部會本位主義高漲,導致政策協調困難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主政者想要各方討好的民粹思維,如今已陷入施政優先次序錯置的困境。如果行政院真要「發奮圖強」拚經濟,使民眾有感,首先就必須解決這些問題。

不可否認的,每一個政府部會都有其追求的核心政策目標與價值,但是這些目標與價值的實現,絕對無法自外於所處的總體政治社會環境,也不能忽視政策作為對於政府總體政策目標和利害關係人的影響。特別是當部會施政作為與其他政府政策目標之實現發生衝突時,透過部會協調尋求務實的雙贏策略,乃是解決問題與達成整體目標的必要途徑。

以基本工資議題為例,勞委會王前主委堅持「時薪與月薪同步調漲」,固然凸顯了勞委會對「捍衛勞工權益」的堅持。但事實上,由於目前本國勞工實際薪資絕大部分皆超過基本工資,僅少部分邊際勞工及約40餘萬名外勞領取基本工資,加上本外勞工資未脫鉤,致「時薪與月薪同步調漲」除了對外勞助益較大之外,對絕大多數的本國勞工並無助益,反而增加雇主對勞健保費用、身心障礙者僱用差額代金、原住民僱用差額代金等法定支出負擔。這樣的壓力,使得面臨景氣低迷與生產成本上升的工商業界難以承受,更遑論要刺激廠商的投資意願,以推升經濟動能。

正因為如此,行政院裁定「時薪先漲、月薪緩漲」,要求「研議考量受僱者年齡、行業別、地區性訂定不同基本或最低工資可行性」,並將召開跨部會議討論外勞比例鬆綁、重大投資進用外勞比例,以及本勞與外勞薪資脫鉤等議題,其目的除了希望藉由鬆綁外勞的「數量」與「價格」管制,以解決台商回流、廠商國內擴廠或新增重大投資案所面對的「缺工問題」,更希望讓規劃中的「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和「自由經濟示範區」發揮帶動投資之效果。而透過這些高附加價值的投資案,才能創造就業機會和提高本勞薪資水準。

對於上述攸關國家競爭力提升與台灣經濟轉型的優先政策,若勞委會一味地強調「捍衛勞工權益」,排斥增進勞動市場彈性化的思維,則不但阻礙促進民間投資,喪失創造就業機會的經濟動能,更可能因為勞委會死抱著「不脫鉤」與「外勞增額將影響本勞就業」的訴求,而誤導民眾和勞工團體認為行政院的政策違反公平正義,進而讓勞資雙方的對立與衝突升高,這將更不利於台灣經濟社會的長期發展。

至於六輕4.7期擴廠申覆案之爭議,此案是否妥善處理,更將成為檢驗政府能不能確實排除投資障礙的試金石。以往許多重大投資案件,在政府環境影響評估過程中,經常因為背景不同委員提出無限上綱之審查意見,造成個案審查期程曠日費時,已經嚴重影響台灣廠商在國內進行投資。除此之外,開發單位於環評通過後,每遇有廠內設施之變更,不論大小,甚至不論是否與環保事項有關,均須重新辦理環評法有關程序。種種無效率的行政作業,讓業界不堪其擾,投資擴廠的意願也因此而降低。

這次六輕4.7期擴建計畫的爭議在於,環評管制項目的原估算及核定量,均依當時空汙法規規定的製程揮發性有機汙染物(VOCs)排放項目計算,但是環保署環評結論,卻要求台塑化必須把包括油漆塗佈、冷卻水塔、清槽、歲修以及燃燒塔等5項非製程的揮發性氣體也納入總排放量計算,而且必須擴及整個六輕廠區,甚至台灣各工業區都要一體適用。此項決策,不但讓該案窒礙難行,60億元投資可能胎死腹中,同時對其他廠商造成重大衝擊,經濟部列為重大政策的「石化業高值化方案」,勢將因而落空。

台灣經濟發展到目前階段,沒有人會否定環境保護的必要性,但環保署過去一再以「永續發展」和「節能減碳」為由,恣意提高環評標準,背離了「環境與經濟要兼籌並顧」的目標,也扼殺了開發高性能橡膠廠以降低六輕總污染總排放量的機會。更重要的是,由於此案是台塑化與美商科騰(KRATON)合資設立的高性能橡膠廠,環保署以新的高環評標準擋關,顯然違反「信賴保護原則」。政府機關不能謹守「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則,必然將對台灣吸引外商來台投資,造成重創。

當前台灣經濟景氣低迷不振,馬總統很著急,要求行政部門一個月拿出成績,「拚經濟」已然成為陳內閣首要之務。面對勞委會、環保署等單位的本位主義心態,陳揆勢必得「硬起來」,明確地將刺激民間投資作為政府總體優先目標,促使各部會依循該總體政策目標,檢討並修正其既有作為。唯有如此,才可能在最短期間內啟動「有感經濟」,提高民眾對馬政府的施政滿意度。

#基本 #廠商 #投資 #勞委會 #環保署 #部會 #目標 #行政院 #台灣 #六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