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日本的國內形勢,其政治問題已遠遠大於經濟問題。金融危機的沖刷更顯其滿目瘡痍、不可收拾之態。這樣的政治土壤與空氣,減少了政客投機的成本,這是造成目前日本右翼勢力在政治上「逆轉勝出」的原因。要保持這一趨勢,釣魚島問題將繼續成為日本右翼「政治熱身」的籌碼。

最近日本右翼「再下戰書」,宣布競選下任首相,揚言推行強硬對外政策,還要廢除關於反省歷史的談話。日本如此的一廂情願,中日關係焉能不陷入建交40年來之最大爭端時期?

不過,在看到日本借釣魚島翻雲覆雨,纏住美國給自己打氣,「以鄰為壑」以牽制中國大陸等戰略圖謀之外,我們更應看到釣魚島成為撬動東亞地區大國關係敏感地這一事實後面,有著強烈的戰略意涵。

其一,亞太地區安全格局出現美日在軍事上與中國對峙的可能性。背景是美國亞太安全政策一味糾偏,朝「有效遏制」中國和平崛起的方向傾斜。如果這一趨勢繼續發展,日本獲利最大。日本自衛隊將如願以償,扮演「平衡中國地區影響力」的角色。

不過,美國至今下不了衝撞中美關係跨過「拐點」的決心。美國早在2004年就由助理國務卿阿米塔吉出面,更改美國對中日釣魚島主權爭議的立場,釋放出「假使日本施政下的領域遭受攻擊,則視同對美國攻擊」的信號。暗示在西太平洋地區,美國戰略決策將選擇所謂「牽制性介入」。

然而時至今日,美國基本立場仍然是「支支吾吾」。當中也包含許多「空頭套利」的想法。上世紀90年代初,美國發表《展望21世紀亞太戰略格局》報告還認為,中國大陸在亞太地區軍事力量的平衡方面「可發揮作用」,美國的亞太政策其實並不連貫。

其二,亞太地緣經濟格局處在重大變革前夕,中印等新興經濟大國的影響持續上升。相形之下,日本經濟從上世紀以來一路雪上加霜,區域方面共存共榮的「雁行戰略」已成「昨日黃花」,「日元國際化」也隨風逝去。最近,重返亞太的美國推出了由它自己做頭雁的「新雁行戰略」。「新雁陣」與「舊雁陣」的最大區別,是強調以區域水平分工代替垂直分工,通過技術和生產上的相互銜接,使各經濟體都能「一節一節地長高」。

受美國製造業復甦前景未明的影響,目前「新雁陣」如何編隊,未來對東亞地區經濟增長和分工結構將帶來何種變化,還看不出端倪。但其發展趨勢,將牽涉到美國推出的《跨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關係》(TPP)、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中國東盟「10+1」以及中日韓「10+3」等。

從最重要的資本流向看,2011年中國大陸吸引外資占世界比重為7.32﹪,香港吸引外資占世界比重為3.86﹪。這說明包括台灣在內的兩岸三地,在以外商直接投資、零部件和中間品貿易為紐帶的東亞地區產業群鏈上,仍將繼續扮演重要角色,具有主動選擇的戰略優勢。

這顯然是日本右翼最不希望看到的。上世紀90年代初,日本是帶頭拋出「中國威脅論」的始作俑者。1996年日本防衛廳發表的《防衛白皮書》曾憂心忡忡地預言,「2015年中國將成為經濟、軍事、政治兼備的大國」。逝者如斯!釣魚島問題後的兩大戰略拐點,提醒我們,釣魚島的這場衝突將牽涉到東亞全域的戰略平衡。

(作者為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東亞 #政治 #美國 #平衡 #亞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