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染的金髮、黑色和服搭配露指皮手套,日本妖怪推理大師京極夏彥昨天以他的經典裝扮,邁著武士般的步伐現身台北新書發表會場,受到熱烈歡迎。儘管地位尊崇,他自嘲說能成為作家,「都是社會不景氣造成的。」

京極夏彥(見左圖,陳君瑋攝)本名大江勝彥,一九六三年生於北海道小樽,為日本文壇怪才,卅一歲以處女作《姑獲鳥之夏》一舉成名,在此之前是在廣告公司上班的設計師。因為對日本妖怪文化的熱愛,又時值日本泡沫經濟,為了打發時間,寫下《姑獲鳥之夏》,沒想到馬上獲出版,陸續開創結合妖怪與推理的「百鬼夜行」、「巷說百物語」等系列。

書中人物鮮明,情節緊湊,展現哲學、心理、宗教等博學知識。他同時是閱讀狂和藏書家,還投入妖怪研究、漫畫創作、書籍裝幀設計、戲劇客串演出等。一九九四年出道以來就未曾出國宣傳的他,這次為了新作《前巷說百物語》與現代怪談《冥談》出版,特地來台。

「世間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是「百鬼夜行」系列主角京極堂的口頭禪,這系列每以神祕謎團開場,如《姑獲鳥之夏》中女子懷胎二十個月卻未臨盆;《狂骨之夢》中不斷死而復活的丈夫等,身兼現代陰陽師與古書店主人的京極堂,用淵博知識解開謎團、理性「驅魔」,發現最大的魔終究是人性。

京極夏彥不相信有鬼,他認為人對未知事物總想用理論解釋。他認為恐怖小說是最難寫的類型,「恐懼是一種現象,十個人有十種不同的恐懼,加上各種文化對靈魂、鬼怪的認知不同,所以小說要擷取到每個人感到恐懼的部分很難。」到底什麼是恐怖?也是他小說隱藏的主題之一。

京極夏彥說,他的作品「妖怪」和「推理」缺一不可,受到日本早期口說偵探故事傳統,和江戶川亂步引進西方推理後發展出的日本推理影響。

二○○六年後,他又開創以都市為場景的現代怪談如《幽談》、《冥談》,以清淡筆調的短篇,描寫日常中的怪事,如池塘中挖出的人手、床底下出現的人臉。

他表示「怪談」在日本沒有統一的定義,「但會讓我覺得心裡毛毛的,不是我寫的故事,而是編輯的截稿壓力。」

#現代 #大師 #恐懼 #系列 #妖怪 #姑獲鳥之夏 #怪談 #推理 #日本 #京極夏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