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港附近的七賢路有許多為外籍移工開設的商店及餐廳,讓思鄉的移工可以大啖家鄉味。(謝明祚攝)
▲高雄港附近的七賢路有許多為外籍移工開設的商店及餐廳,讓思鄉的移工可以大啖家鄉味。(謝明祚攝)
▲桃園火車站後站有一條外勞街,吃的用的一應俱全。(呂昭隆攝)
▲桃園火車站後站有一條外勞街,吃的用的一應俱全。(呂昭隆攝)

前言: 逾萬名印尼移工慶祝伊斯蘭教開齋節,聚集台北火車站,引發旅客不便的紛爭,台鐵因而在大廳拉起紅龍,公告禁止集會,導致勞工團體群起抗議;桃園大訊科技公司原要租用透天厝作為移工宿舍,卻因社區住戶掛布條反對,被迫遷移。 台灣已有超過四十四萬名外籍勞工,這些離鄉背井的龐大移工,彌補了本地在產業、幫傭、照護上的人力需求,但台灣社會何以排擠或漠視他們?台北車站那條紅龍,外勞宿舍被迫搬家,究竟凸顯了哪些問題?是空間秩序的被顛覆?還是基本人權的被剝奪? 本報分別從現象、問題、建議等面向,探討全台移工生活和休閒空間的現況,並透過地方政府的因應和國外案例找尋對策,期盼為移工朋友們,開闢一個被理性尊重又能公平對待的公共空間。

十月廿九日下午一點,距中壢火車站不到兩百公尺的的一家外勞舞廳,約一百多名外勞在DJ強力放送的舞曲中扭腰擺臂,放情紓壓也解鄉愁。這家開業十年,位於地下室的外勞舞廳,周六中午才營業,一直到周日深夜打烊,平時不開業,是家只給泰勞假日跳舞的地方。

廿九歲的比它雅,家鄉在泰國東北部,是第三次來台灣工作,十二點就進舞廳報到。他說,他每周都會來,先吃個飯,等在內壢工作的外勞女友下班會合,跳完舞,晚上就去賓館住,隔日中午離開,再各自搭公車回工作地。開舞廳的張姓老闆娘說,比它雅的行程安排,是很典型的外勞休假活動。老闆娘是台灣人,會說泰語,比它雅叫她「媽媽」,因為他什麼事都跟老闆娘說,舞廳就像是他第二個家,在台灣的家。

比它雅說,他在一家鐵工廠做車床,一個月工資扣掉食宿、仲介服費費,及預扣的所得稅款,實拿一萬二,其中,八千元寄回家,剩下的四千元,便與一年前在舞廳相識交往的女友花用,每周跳舞、吃飯、上賓館,差不多花一千元,四千元剛好夠一個月用。

事實上,比它雅與女友準備住的賓館,就在舞廳旁的一棟舊大樓。這棟樓只有十層,卻開了五、六家專給外勞住的賓館,電梯入口全寫著東南亞各國文字與房價。開在九樓的陳老板說,他的房客幾乎都是外勞,十多個房間,一到假日就客滿,住一晚只要七百五十元,若是休息,三小時僅一百五十元。中壢火車站附近的飯店,多半靠外勞情侶捧場。

此外,中壢火車站旁的徒步區中平路,更是外勞假日逛街最愛之處,標價一、兩百元的平價衣服,處處可見。不少商家坦言,外勞已是他們的衣食父母,是徒步街的消費主力。一家開鐘錶店兼賣彩券的謝姓老板娘表示,外勞很喜歡買手錶,特別是月初發薪,都很捨得買錶,再寄回家鄉。中壢火車站附近商家,不僅衣食用品視外勞為主顧,連彰化銀行都特別訂製寫著越南文、泰文與菲律賓文的招牌,與地下匯款公司搶食外勞匯款業務。

桃園有七萬名外勞,佔台灣外勞總人數六分之一,是最多外勞工作的縣市。每到假日,中壢、桃園火車站到處可見外勞臉孔,由於桃園消費比台北、新竹低,而且對外勞最友善,因此,連竹科與雙北的外勞休假也會搭火車到桃園,平常從新竹到台北的區間車,在楊梅上車,一定有位子,但若遇假日,外勞休假蜂擁而出,恐怕就得一路站到中壢或桃園,因為新竹的外勞老早就把位子給坐滿了。

九月卅日中秋節,下午三時許,十多位泰勞在桃園蘆竹鄉偏僻的海湖路、一處專做外勞生意的雜貨店門口,聚精會神地坐在小矮凳上,一邊喝著飲料,一邊專心看著小耳朵播出的泰拳實況轉播,看到自己喜歡的選手表現好,就站起來手足舞蹈。

從南坎到海湖、大竹與竹圍的工業區,馬路邊這類有小耳朵可以看到家鄉電視的小吃雜貨店,錯落其間,下班時間,隨處可見外勞騎著單車,緩緩地行過人車稀少的縣道,宛如在家鄉般的悠閒。

#工作 #家鄉 #賓館 #中壢火車站 #桃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