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和認為,收藏過程中那份「暫得於己」的瞬間,是最令人快樂的。身後為黃銘哲的作品。(記者陳思豪攝)
▲林木和認為,收藏過程中那份「暫得於己」的瞬間,是最令人快樂的。身後為黃銘哲的作品。(記者陳思豪攝)
林木和小檔案
林木和小檔案

小時候,林木和家中的牆上貼滿他的水墨畫,而且貼了一層又一層,他幾乎一天就可完成一件作品。雖然經濟窘迫,學畫僅能斷斷續續,但從不曾澆熄他對藝術的興趣。

事業有成後,如今他的招待所掛滿名家畫作,吧台旁的玻璃櫃展示一排古玉器;書房的葉狀桌子、椅子都是知名設計師Massimo Scolari的作品;賞畫室更是匠心獨具,他自創的自動軌道存畫區,可存放30幅3.6公尺的大型畫作,只要輕鬆坐在沙發上,拿著iPad點選,想看的作品會自動滑出軌道,展現在眼前,觀賞者不僅不用走動,存放畫作更是省空間,而且還有1萬首的背景音樂可以隨興搭配。

從欣賞收藏品當中怡情養性,他不僅一償兒時宿願,也豐富了生活,獲得生命中最大的喜悅。

以下為專訪內容:

收集茶壺走上收藏路

問:你何時開始收藏?

答:我從小就對美術繪畫情有獨鍾,一度想成為畫家,後來發現能夠功成名就的畫家極其少數,因此改念工業設計。直到後來創立晟銘電子,事業逐漸上軌道,經濟較為寬裕,會走上收藏之路,應該是水到渠成的結果。

1983年以後,我開始收集茶壺,因為我向來喜歡泡茶,最多的時候有500多把茶壺。從收藏紫砂茶壺開始,在搜羅到一定數量之後,就逐步衍生到器物雜項、古家具、近現代名家書畫等各類品項。

歷經20多年的收藏,手上的竹、木、牙、角、硯台、銅爐、鼻煙壺、書畫等也積累了相當的數量,也常應邀國內外公私單位的借展。我非常願意提供個人的藏品參與展覽,因為分享也是收藏的樂趣之一。

偏愛竹雕的雕工精美

問:你收藏不少的竹雕,請問竹雕該如何欣賞?

答:在我眾多的藏品中,我個人偏愛竹雕,因為竹的質地堅硬,紋路有方向性,雕工須要格外費心,功力不夠,或力道駕御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裂開,非常難入刀。

而且竹子的纖維性很高,老件的竹雕纖維會變化,因為硬度、密度不同愈外層變化愈快,顏色會由淺變深,相當漂亮。不過竹雕不易保存,乾濕之間必須拿捏好。

我挑選竹雕,主要看雕工精細、講究美感及名家作品。像收藏清初顧玨製作的《竹鏤雕竹林七賢圖》筆筒及張希黃的《竹留青野渡橫舟圖》臂擱等,這些出自名家之手的竹器,雕工之精彩,已達到爐火純青之境,精雕細琢的程度令人歎為觀止。

與林百里都是大千迷

問:你擁有不少張大千的作品,收藏過程中有哪些有趣故事?

答:我收藏的第一件張大千至今都有20年了。我欣賞張大千的多才多藝,不論畫什麼題材都很出色,而且當時價還沒那麼貴,所以我陸續買下不少他的作品。1998年在台北故宮展出「張大千的世界百年紀念展」時,徵集的120多件作品中,我提供了10件藏品參展。

我因為常在拍賣場上搶標張大千的作品,因此和廣達電子董事長林百里結緣。我們都是大千迷,進而以藝相交,成為朋友。後來廣達股票成功上市,還一度晉升股王;逢此盛事,禁不起他再三請求之下,讓出了自己鍾愛的張大千《嘉義八號鳳梨》。這一幅大千先生以台灣特產為題材的一時興起之作,是他晚年極為稀有用工筆寫生的名件;「旺來」象徵好意頭,相信這件畫作對他來說,更有意義,我成人之美,以示祝賀。

我先前買張大千的作品,大多是挑他在世時所出版的展覽圖錄中有記載的畫作,這樣來源出處比較可靠;當時還有人不以為然,都說我只愛買出版,其實應該說我要求作品除了真之外,也要夠好。(文轉A23版)

#張大千 #作品 #畫作 #雕工 #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