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歲的楊宇帆返鄉種鳳梨,他寫了一封信給馬英九總統,批評政府的農業補助政策,在臉書上有上萬臉友按讚,然後呢?也許就像台灣所有的聲音與憤怒一樣,只夠擦出一絲微弱的火花,然後就消失在黑暗中。

任何的抗爭或陳情,要燒成熊熊怒火,人數多寡並非重點,去年的阿拉伯之春,一開始不過是警察沒收一個年輕攤販的攤子,卻點燃所有失業青年的怒火,最後促成北非與中東的大變局。

但就像龍應台一九八四年一篇〈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點燃遍地野火,當時的台灣已處於沸騰臨界點;或是講遠一點,在馬丁路德出手將《九十五條論綱》貼在教堂門口前,天主教的贖罪券早已失去人心。

所以,楊宇帆如果孤單,並不是因為孤孤單單一人,而在於他的不典型;他批評馬政府,這是現在最流行的,但他要求政府不要補貼返鄉青年最低工資,則是反流行的,形式與內容分裂,大家喜歡他抗議的姿態,但對於他抗議的內容,則是毫不在意的。

台灣這幾年的農業政策,其實等同補貼政策,從每年調漲的老農津貼,到慷慨的休耕補助,政府在選舉壓力下,陷於各種補貼政策難以自拔。當你準備告老還鄉,政府淪為「分錢部」,也許無所謂,但對於前面還有一大片時光的年輕人,這就很不利了。

就因為在乎自己的未來,楊宇帆說:「政府寧可不要做事,也不要做不對的事」;此外,楊宇帆更像台灣這個公司的股東,擔心政府亂補貼去做一堆徒勞無功的政策,他希望政府健全農產品的市場、通路,不要浪費錢。這是切身的擔憂,正因為年輕,他要求的是長遠政策,而不是短期的補貼。

也許不合時宜,但楊宇帆也許是少數看到真相的年輕人,不同的時間視角,決定了不同的利害。年輕人坐享長輩的至愛,他們不常投票,也不常發聲,他們分不清自己和上一代的利益不同,任由上一代的投票人,決定負擔不起的補貼及低稅負,並留下高額國債。未來,當公有的資源少得可憐時,有錢的父母照樣可以將財富留給後代,但是多數的年輕人將來只會更窮、也更沒有機會翻身。

「年輕人!你為什麼不生氣」,這是我想問的;楊宇帆抱怨,總統府的回函是官樣文章,但要總統府怎麼辦?政府真的取消農業補貼,各種抗爭可能會泛濫成災;畢竟,他們和年輕人有不同的時間,政客只能精算短暫的利益,他們顧不到年輕人的長期未來,除非這一代的年輕人先醒過來!

#生氣 #上一代 #補貼 #陳情 #孤單 #台灣 #楊宇帆 #輕人 #政策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