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大家王鼎鈞在《昨天的雲》、《怒目少年》、《關山奪路》、《文學江湖》(皆爾雅)四冊回憶錄的大軸中,已讓我們見證了與苦難為伴的作家生命,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依然用真摯的心靈理解世界,參與社會。繼《文學江湖》揭開在台三十年來的人性鍛鍊之後,面對江湖風濤險惡,作家體悟到自己的耿拙無法機宜權變,幾經周折,在52歲時全家人東渡赴美,定居紐約,開始了迄今36載的移民生活,也因此為自己畫下人生的分界線──大陸時期、台灣時期、美國時期。

王鼎鈞的青少年時代跋涉在戰爭苦難中,壯年時又周旋在白色恐怖與特務監控的陰影裡。他深感無法掌握自身命運,中晚年時不再想要治國平天下,不再想要為人矚目。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尋找一個窩,可以讓自己有限地掌握命運,並使妻小兒女有起碼的生存保障,不致被現實吞噬。

東渡赴美,就是他為自己營造的最後人生落點。而從故鄉到異域,幾經輾轉,作家始終「向漩渦中心尋找心的寧靜」,透過不斷地創作來記錄自己所經歷的時代,無論是懷志一生必要纂修的回憶錄四部曲,還是小說化自傳《碎琉璃》、生命史詩《左心房漩渦》裡一幅幅多情善感的前身舊事,皆鑲框著個人生命與大時代的層層跌宕與悲喜交錯。

經歷的客觀敘述表現出對生活的重整與記憶的再現,然人生如夢似幻,如何透過回憶與書寫,圈套一個個捉不回的夢?日記或許就是適於儲存私人檔案以供備忘之用的文體。《度有涯日記》即為王鼎鈞繼回憶錄四部曲之後,以日記體形式書寫在美國的生活點滴。「五十年代如攀險峰,六十年代如行幽谷,七十年代如履平地」,移居美國的王鼎鈞,人生進入老年,身體走向下坡,但同時亦已掙脫名枷利鎖的束縳,精神得到解放,做什麼事情,完全可以從興趣愛好出發。前作《桃花流水杳然去》(爾雅)已展現了老年心境的自在,《度有涯日記》則有了更多的隨意自適。宗教與文學是他晚年生活的兩大重心,妻子相伴與文友、教友的往來使他並不寂寞。安之若命,安之若素,得之不喜,失之不憂,待人不薄,自得其樂。

在書中隨手拈來的分則記載中,清晰可見作為移民作家,王鼎鈞既具有豐厚的中國與台灣經驗,也擁有獨特的異地閱歷。跨域的生活體驗,讓他在日記中依然展現出廣闊的時空背景與國際視野。特別值得珍視的是,本書保存了作家不同時期的照片,照片下銘記著作家對人生真實而感性的體悟,我們似乎能從中感受到歷史的存在,更可見個人經歷與家國歷史相互映照、無法切割。

本書以日記體零星點出了自身對人生命運、對流離身分的感受與思考。在敘事過程中,大陸與台灣經驗是過去式,往往通過作者回溯來展現。美國體驗則是現在式,明顯地成為主要情節推進的現實場域,他筆下的日常生活內容是飄零海外的華人生活的縮影。其中既有個體情感的細膩流露、也有族群傳統的深度認同;既有對生命體驗的生動描繪,也有對存在意義的審美思考;既有對異質文化的主動融合,也有對種族歧視的頑強抗爭。

王鼎鈞在中西交錯的國際視域中,以個體生命因遷徙而呈現的複雜多變為基點,深刻地展現了移民者的人生際遇與心路歷程。透過本書,作者展現了身為知識分子,是如何藉由記錄確立自身的存在價值。在生命的得與失之間,唯有捕捉消逝的回憶,以書寫對抗遺忘,才能坦然面對、甚或抵抗世事的變遷與生命的無常吧。

#美國 #回憶 #展現 #作家 #自己 #日記 #生命 #人生 #王鼎鈞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