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驛古城內的指揮署,曾是慈禧逃難西行時下榻處。■攝影/記者李怡芸
▲雞鳴驛古城內的指揮署,曾是慈禧逃難西行時下榻處。■攝影/記者李怡芸
清遠樓過去位於宣化古城的要塞位置。■攝影/記者李怡芸
清遠樓過去位於宣化古城的要塞位置。■攝影/記者李怡芸
▲清遠樓台墩下石板路上明顯可見古代車痕,也意味著古時商貿往來頻繁的重要地位。■攝影/記者李怡芸
▲清遠樓台墩下石板路上明顯可見古代車痕,也意味著古時商貿往來頻繁的重要地位。■攝影/記者李怡芸
▲雞鳴驛古城內廟宇眾多,可看出清朝政教合一的統治手段。■攝影/記者李怡芸
▲雞鳴驛古城內廟宇眾多,可看出清朝政教合一的統治手段。■攝影/記者李怡芸

作為華北平原與蒙古高原之間的過度地帶,張家口市、宣化古城與懷來縣雞鳴驛古城,均是因地處戰略、經濟重鎮而盛極一時,至今,各古城所遺留的古蹟文物與規模,仍可看出當年的繁華樣貌。

位於懷來縣雞鳴驛鄉的雞鳴驛村,始建於元代,明清均有續修和擴建,尤其在清代作為西北部進京的著名驛站而盛極一時,目前是國內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驛站。

雞鳴驛古城 建於元朝

驛站背坐雞鳴山、面陽河,地勢北高南低、東高西低,遠看似一座大鐘掛在雞鳴山,故又稱「吊掛城」。城垣內側建有環城道,是過去的馬道,兩座城門分別開在東側與西側,卻不正面相對,基於軍事考量,蜿蜒的街道才不致於一眼將城內看穿。

驛站過去是傳遞政府文件之用,可說是現代郵局和電信局的前身,在清末電報傳入中國後,驛站的功能已漸漸消失,北洋政府時撤銷全國驛站,也讓雞鳴驛古城的輝煌走入歷史,今日看古城建置規模,共3街6巷分為12個區,設有驛丞署、指揮署、驛館院與十幾座廟宇,是將軍事、經濟、宗教融於一體,可作為研究古代郵驛歷史及經濟、宗教的重要參考。

古城內的廟宇眾多,可知當時政教合一的統治手段。城中「碧霞元君泰山行宮」即今日所謂送子觀音在此地的行宮,至今仍香火鼎盛,顯見傳統中國人對傳承香火和子嗣的重視。清代時所設的指揮署,在1900年慈禧與光緒因八國聯軍而逃難西行時,成為在此留宿的行館,至今已成普通百姓民宅,但當年留宿的廂房仍大致維持原貌,慈禧下榻時睡的炕,如今仍名為「慈禧炕」。

張家口堡 長城屏障

今張家口市的發源地-張家口堡,俗稱堡子里,在這裡「堡」音「補」,依規制,明清4個城門以上的城稱為「堡」,而2座城門的張家口堡,則應稱為「補」。這裡因武而建,北以長城為屏障,西傍賜兒山,東臨大清河,過去在與蒙古的爭戰中從未失守過,故又被譽為「武城」;這裡又因商而興,過去是晉商來往關外的必經之地,城內聚集不少富商巨賈,也有不少商人在此發跡,是明清時代全中國第2大陸路商埠。

張家口堡建於明宣德4年,由指揮使張文營建,名張家堡,嘉靖8年,守備張珍改築,並在北城開一「小北門」,因門小如口又由張珍開築,故稱張家口堡,也就是現今張家口市名的由來。歷史上國父孫中山亦曾到此地遊覽,現存的張家口堡街區,基本布局維持了明清建築原貌,近年的保護性開發亦以「修古如古」的形態維持整體樣貌,現存古建築700多處,其中重點保護院落達93處。

「文昌閣」與「玉皇閣」,均是張家口堡於明代完成的建築,位於張家口堡中心,建於明萬歷46年的「文昌閣」,亦稱「鼓樓」,作為警示之用,建築形態上將儒、道、釋融合;玉皇閣座落在堡子里北城上,供奉玉皇大帝,但殿中亦可見佛教雕像,有萬法歸宗,佛、道融合之意。「掄才書院」則是清光緒年間所建,也意味著張家口堡已從軍事角色轉化為經商文教之地,康有為等人也曾在此講過學。

宣代古城 京西第一

被譽為京西第一府的古城宣化,因戰爭而建立,也因位置之險要而被稱為「長城九鎮之首」,曾經屯兵15萬人遠多於百姓的2萬餘口。今日仍可從清遠樓、鎮朔樓看出當年的軍事要塞地位。

清遠樓又名鐘樓,建成於明成化23年,因造型與黃鶴樓相似,而有第二黃鶴樓的美譽,台墩下有十字形券洞,當年分別與東、西、南、北四座城門相通,可見清遠樓過去的中心地位,由於宣化在明、清兩代是北京往西走的第一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軍車與往來商貿頻繁,在清遠樓台墩下石板路上可明顯看見深達30釐米的古代車痕。清遠樓2樓的銅鐘,當年有報時、關城門、頒發令、報火警等功能。

與清遠樓相望的鎮朔樓又名鼓樓,根據時刻打鼓,晚上7點的鼓聲謂之「淨街」,鼓聲一響城門關閉,不得再出入宣化城,但當年的大鼓已不復見,今存大鼓為1987年時複製。清代以後由於蒙古的歸附,國防重心外移,宣化城的軍事地位不再重要,乾隆10年高宗在木蘭圍場回京路過宣化時,御筆書「神京屏翰」,己是帝王對宣化的最後褒獎,而今此四字匾仍高掛在鎮朔樓上。

#清遠 #明清 #雞鳴驛 #驛站 #軍事 #張家口 #雞鳴 #經濟 #古城 #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