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一個貴族家庭的傳承,窺見西藏社會近一世紀的變遷?目前正於華山文創園區紅磚院舉辦的《活佛父子鏡頭下的西藏今昔》攝影展,以兩代人共70餘幅影像銜接,跨時空紀錄這處雪域佛土的歷史、現實與轉變。

這些涵蓋風俗民情和宗教文化的作品,源於西藏首位攝影家十世德木.丹增加措及其次子、現任西藏攝影家協會主席的旺久多吉。「西藏過去這一世紀以1951年為分水嶺,經歷了巨大的社會變革,折射到我們家裡,就有了我和父親不同的命運和故事。」

德木喜愛拍攝親友及周遭熟悉事物,1930、40年代幾乎「機不離手」。但到了1950年代,社會動盪不安使他拍照時間變少。

大批底片毀於文革

有次父親帶兒子去看他一間專門擺放底片和相片的倉庫,超過數十萬張的照片讓兒子瞠目結舌。可惜文革時期,倉庫中的「乾片」都被打爛,僅留下300多張底片,如今看來彌足珍貴。

就旺久多吉的記憶,其父1964年後便沒再拿起相機,隔年所有相機遭沒收,只剩一套Zeiss Ikon,最後這一台在文革時也難逃被抄走的命運。家人不敢問,這位一家之主放下相機後,內心是怎麼想的。

文革爆發後,旺久多吉也被迫跟著上山下鄉,做過不少苦差事,但最後他證明在自己修練的十八般武藝中,表現最好的仍是攝影。1981年他進入西藏自治區文聯,開始走向專業攝影之路,承襲父親拍攝西藏風俗的職志。

拉薩變了新舊景象並陳

在整理父親殘存的300多張底片時,身為兒子的他曾有意無意地去尋找父親當年足跡。例如德木曾經在藥王山藏醫學院樓上拍攝拉薩全景,當時他以兩張6×9公分的底片拼接而成。後來旺久多吉也在同一位置以相同角度拍攝,不過他感嘆地說:「拉薩確實變了,當年父親用兩張底片就能接全的全景,我現在用全景相機卻拍不全了。」

經過半世紀,西藏變化十分巨大,很多地方已經消逝在歲月洪流中,但旺久多吉仍拍了一些照片,並把同一地點前後相隔數十年的景象並陳,讓後人看到新舊西藏的不同面貌。相較於外來者湧入西藏的攝影熱潮,他頗自豪於自己土生土長的拉薩身分,在拍攝時擁有更多視角;除了深諳藏語的優勢,他也能從當地人物的表情和目光中,讀懂他們的想法和生存狀態。

#多吉 #拉薩 #西藏 #拍攝 #父親 #攝影 #文革 #底片 #一世紀 #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