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八十六年,謝敏政被環保署推舉為全國環保義工,受邀到總統府表揚。前總統李登輝親切閒聊問起「你是哪裡人?」謝敏政回答,「我的家鄉總統來過很多次,但都是淹水的時候才來!」李登輝馬上回答,「喔,原來是嘉義縣東石鄉人。」

十多年過去,東石鄉朴子溪治水有成,靠山,可以到阿里山國家公園;靠海,可以連結到鰲鼓溼地,嘉義同時擁有了兩個風景區,現在社會開始注重生態,「以前,老說這裡鳥不生蛋;但現在,候鳥飛來了,冬天賞鳥的人也來了!」

但謝敏政剛回嘉義時,迎接他的不是家鄉的溫情,而是人情的冷暖。謝敏政回家的第一件事,是在溪邊立下告示牌,勸導鄰里不要丟垃圾,把宜蘭冬山河經驗帶入,提倡要做「親水公園」。但當時地方上冷言冷語,潑冷水的居多,官員兩手一攤說沒錢,但謝敏政和有共識、捐地捐錢的林啟南家族,一起為了家鄉命脈存活而努力,堅持沒錢也有沒錢的作法,他開始撿拾垃圾,奔走組成「船仔頭藝術村文化基金會」。

謝敏政說,在時報基金會整治河川小組的號召下,喚起社會對河川保護的水土意識,中央和地方才慢慢開始重視。這條船老大的路,謝敏政走得很辛苦,「當時我一頭熱,常常還有人懷疑,你做成這樣,是不是要回來選鄉長、村長?」

這條原本被判定為「黑龍江」的朴子溪,在謝敏政奔走努力下,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態度,逐漸從「哀莫大於心死」,走到「把死馬當活馬醫」,最後變成嘉義縣長口中的「生命之河」。看著宜蘭有冬山河、高雄有愛河,嘉義人也開始有自信心和光榮感。

#努力 #冬山河 #村長 #家鄉 #回答 #沒錢 #中央和地方 #謝敏政 #朴子溪 #一頭熱